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我有一扇洪荒門 > 正文 第十七章:追殺至此【新書求收藏】
    隨著江塵加入,七人隊伍瞬間變成八人隊伍。

    “你運氣很好,沒有進入綠竹林深處,不然的話,可能沒辦法走出來。”

    王書書開口,他依舊撥弄著手中的八卦陣盤,同時這樣說道。

    七人當中,話最多的就是王書書和桃白白,其余五人都不怎么說話,倒也不是冷漠,只是不熟,這點江塵心里明白,所以也沒有自找沒趣。

    當然有人主動搭話,江塵也會回答,他想了解更多東西,畢竟這群人是圣地弟子,知道的東西,肯定比自己要多很多。

    說句實話,穿越仙俠世界五年,江塵對修行還不是非常了解。

    見識決定上限,無論是在任何地方任何環境,多知道一點東西絕對沒壞處。

    “為什么?里面很恐怖嗎?”

    江塵詢問道。

    “那是自然,這片綠竹林布置了陣法,是一種絕殺之陣,若不是遇到我這種陣法天才,哼哼!”

    王書書有一些得意,在江塵面前顯擺自己。

    “我說書書,你就別自夸行嗎?就你這破陣術,一路上不是靠我們廝殺出來的?”

    桃白白馬上拆臺,幾乎是一點情面都不給。

    “桃妹,給點面子啊,好不容易來了個新朋友,你這樣讓我沒朋友做啊。”王書書倒也厚臉皮,直接認慫,并沒有什么氣急敗壞,脾氣好的很。

    “懶得理你。”桃白白沒搭理王書書,而是來到江塵身旁笑道:“我說江塵,為什么你肉身能散發金色光芒,你是特殊體質嗎?”

    桃白白直接問道。

    這個話題一說,頓時之間,所有人都豎起耳朵,即便是高冷的王霄,也不由自主地看向江塵。

    “這個......不太方便告知。”江塵直接回答,這才剛認識,他不想暴露太多東西出去,雖然這群人是圣地弟子,但那又如何?

    出門在外,不管是誰,都要提防。

    江塵不給予回答,眾人到沒有說什么,畢竟這種事情的確不好回答,而桃白白不禁開口道:“你放心,我不是來探你底的,我就是單純的想讓你幫我一個忙,待會如果遇到了我幾個熟人,你能跟剛才一樣嗎?嚇唬嚇唬他們。”

    桃白白玩心很重,能說出這樣的話,實在是讓江塵有一些無奈和好奇。

    這得有多大仇啊?

    在禁區嚇人?

    說難聽點,這碰到點膽子小的,可能會把人嚇死啊。

    “師妹,不可胡鬧。”

    陳音兒的聲音響起,她與桃白白是同門,也是桃白白的師姐,所以才會出聲。

    被師姐訓斥,桃白白明顯有一些悶悶不樂,但她也沒說什么,只是露出無趣地表情,同時再對江塵使了一個眼神。

    江塵有一些無奈,只能裝作沒看到,他不可能答應桃白白去嚇人啊,吃飽沒事干?

    隨著桃白白不說話,場面有很快安靜下來了,王書書在研究陣法,眾人行走不算很快,這里是禁區,沒有人敢妄動。

    “諸位是圣地弟子,為何也來到了禁區?”

    感覺安靜的有一些詭異,江塵不禁開口詢問道,對方輪番詢問了自己很多問題,也該輪到自己問點問題吧?

    只是當江塵說完這話以后,眾人的神色紛紛都變得有一些不好看了。

    這下讓江塵更加好奇了。

    “有人在追殺我們。”

    王霄的聲音響起,他的語氣之中充滿著憤怒。

    追殺?

    這下輪到江塵驚訝了。

    這七人可是圣地弟子啊,而且每個都很不凡,都是天人修士,怎可能被追殺至禁區內呢?

    “恩,我們為一場造化而來,但不曾想這是一個陰謀,很多人都上當了,死了不少人,我們運氣好,逃離了戰場,但也被迫來到禁區。”

    陳音兒的聲音響起,她很漂亮,亭亭玉立,三千青絲在腦后,手握一柄靈劍,有說不出的絕代風華,不過目光當中有一絲溫怒。

    “敢布局殺圣地弟子,嘶!多大仇?”

    江塵咂舌,圣地代表著至高無上,布局誅殺圣地弟子這就有一些恐怖了吧?

    “那是一個狠人,他在修練一種震古爍今的法,需要獵殺九九八十一尊不同體質的修士,以他們的鮮血,來開啟法門。”

    張建出聲,眼中有說不出的嚴肅。

    “獵殺九十九尊不同體質的修士,以鮮血開啟法門?”

    江塵神色微微一變,因為他就是特殊體質。

    “你應該也是某種特殊體質吧?若是有生還的可能,出去以后要小心一點,那個家伙很兇殘,是個狠人,目前已經獵殺了九十種不同的體質,他需要最后九種非凡的體質。”

    桃白白如此說道。

    “我不算什么很特殊的體質,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圣地弟子,應該不會被關注。”江塵心情有一些復雜,只能這樣回答。

    “哈哈哈~沒事,別被嚇到,現在各大圣地都在追殺他,他獵殺一尊無上存在的后人,引來了滔天禍端,高層已經動手了,若是不出意外,近期可能會抓住他,將其處死,所以不需要擔心了。”

    桃白白笑道,眾人當中,也就她最不懼怕,也不知道是心大還是什么。

    “那個人是什么境界?”江塵繼續詢問道。

    這件事情或許跟自己無關,但既然知道了,最好多問問,不然真遇到了,一點底細都不知道,那不是倒霉?

    “踏入了天人,準備以九十九種特殊體質的鮮血來開啟法門,晉級神通。”

    桃白白如此說道。

    還未晉級神通?

    這是一個不錯的消息,作為人族圣體,江塵有自信越境殺敵,縱然對方強勢無敵,他也不怕,打不過但也絕對不至于毫無反抗之力。

    而若是自己踏入天人,江塵有自信斬殺對方。

    “走出去了!”

    也就在這時,王書書不禁大喜開口,眾人頓時拋開雜念,看向前方。

    果然走出了竹林,前方是一片荒地,雖然是荒地,但這里本身就是禁區,荒地很正常,就怕一些充滿著生機的地方,譬如說這片竹林。

    物極必反。

    禁區代表著不詳和死寂,換句話來說,在這種地方,若是出現一處充滿生機的地方,你說有沒有問題?

    走出竹林,眾人頓時大喜過望,不過王書書沒有放松警惕,他手握八卦陣盤,捏了一個法訣,而后八卦陣盤蕩漾出一重重白色漣漪,光波環繞,最終王書書點了點頭道:“沒有陣紋,可以放心行走。”

    此話一說,眾人徹底松了口氣。

    “陣紋?”這是一個新詞,江塵看向王書書,眼神充滿著詢問。

    “你連陣紋都不知道?”王書書有一些驚訝了。

    “散修,散修。。”

    江塵苦笑,他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這就是加入宗門的好處,最起碼知道的東西也多,不至于說連一個陣紋都不知道。

    “所謂陣紋,就是陣法的紋絡,若是仔細講解可以說上三天三夜,所以我簡單點來說,太古禁區內有傳送陣法,不過隨機部署在禁區內,若是踩到傳送陣法的陣紋,可能就是一步之遙,但你卻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幾千里外的地方。”

    王書書講解道。

    這下江塵大概明白了,自己為什么往前走了一步,就來到這里的原因了。

    原來是踩到了陣紋。

    “若是運氣好的話,可能機緣巧合之下,你進入了九大天宮內,造化非凡,若是運氣不好的話,可能腳下就是萬丈深淵。”

    王書書繼續說道。

    這句話讓江塵有一些后怕,因為方才差一點,或許自己就完蛋了。

    禁區,還真是可怕。

    處處都充滿著危機。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