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 正文 12.怪物.力量
    在黑暗中行走,是需要勇氣的。

    在剛剛遭遇了一場危機后,黑暗中的所有人心中都充盈著恐慌,敏感和畏懼。

    在這兩端被徹底封死的隧道中,陽光的溫暖無法觸及此處,這里是黑暗在控制著一切。

    但梅林卻行走于黑暗里,那蔽體的陰影在他體表流動,甚至比陽光更能給他帶來一種安心,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他眼前沒有什么阻礙,即便是在沒有燈光照明的情況下,他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這黑暗中的光景。

    大概是在黑暗中視覺被壓制,梅林感覺到自己的聽覺和感知,變得更敏銳了一些。

    他能聽到人群中女人們的竊竊私語,那些孩子們壓抑的哭泣,在昏暗的黑暗中忙碌著尋找出路的男人們的呼吸,甚至當他的手指接觸到冰冷的隧道表面,那些發生在巖石內部的細微分裂,那些已經因為撞擊而變得不再穩定的巖石結構。

    他在人群中如影子一樣前進,不接觸到任何人,他小心翼翼不暴露出自己的異常。

    但實際上,他正在以驚人的速度適應黑暗。

    他混在人群中,在無人注意的情況下,梅林抓著傾翻的車廂邊緣,跳入了更濃重的黑暗里,他沿著布滿了雜物的鐵軌一路向前,很快,他便脫離了人群聚集的位置。

    “砰、砰、砰。”

    而就在他深入黑暗的時刻,他聽到了從前方被擠壓變形的車廂里響起的聲音。

    那是很有節奏的敲擊聲,但卻很微弱。

    那應該是被困在車廂里的乘客,在無助的求救。

    梅林左右看了看,將頭頂的牛仔帽的帽檐向下再次拉了拉,就和當初的魅影陌客一樣,用帽檐擋住了大半張臉,再加上墨鏡的遮擋。

    在這黑暗中,幾乎沒人能看到他,更沒人能認出他。

    憑借敏銳的感官,梅林很快就確定了那敲擊聲傳來的位置,他矮下身,順著兩節車廂碰撞的間隙,爬入了那被積壓在石壁上的角落。他將手貼在車廂上,蜷起手指,在車壁上輕輕撬動了一下,就像是在回應那敲動的聲音一樣。

    這一聲敲動的聲音很低沉,但對于那些被困住的乘客來說,無異于天堂般的呼喚。

    下一秒,那敲動聲就變得急促起來,還有一個很稚嫩的,尖尖的,屬于小孩的聲音,在這黑暗中響起。

    盡管竭力壓制,但梅林還是能從那聲音中聽到一絲掩飾不住的惶恐與無助。

    “有人嗎?有人在外面嗎?救救我們!我媽媽暈倒了,我被夾住了,求求你,救救我們!”

    “我來了,別怕。”

    梅林故意粗著嗓音回答了一聲,他雙手雙腳活動,讓自己在那夾縫中向前行動了幾步,然后抬起頭,便從破碎的窗戶里看到了一個頭發亂糟糟,臉上還有一些黑灰的小女孩。

    她正坐在車廂底部,在那里東張西望。

    她的手臂被夾在了倒塌的箱子中,但從她的表情來看,她應該并沒有受傷。在那小女孩腳邊,有一位暈過去的夫人。那應該就是她的媽媽。

    相比她幸運的女兒,這位夫人的運氣就不怎么好了,她可能是被倒下的箱子砸中了身體,導致昏迷,但地面上并沒有太多血跡。

    這也讓梅林稍稍放心了一些。

    “孩子。”

    梅林繼續粗著嗓子喊到:

    “就待在那里,別動,我去找工具。”

    梅林再次響起的聲音,讓那小女孩猛地抬起頭。但她并沒有梅林的黑暗視覺,她只能看到眼前的一片黑暗,就像是在和幽靈對話一樣,這著實讓小女孩感覺到了害怕。

    “先生?你在哪?我看不到你。”

    她故意這么說,然后將身體向后縮了縮。

    這個動作讓她身邊堆砌的行李箱搖晃了一下,讓小女孩發出了一聲驚呼,也把梅林嚇了一跳。如果那些沉重的箱子倒塌下來,這小女孩肯定會被砸傷。

    “別動!”

    梅林的語氣變得更溫和一些:

    “我能看到你,就維持這個動作,別動...我很快就回來救你,還有你的媽媽。小姑娘,相信我,好嗎?”

    說完,梅林后退了幾步,再次矮下身體,爬出了車廂扭曲的凹陷通道。

    梅林故意發出了一些聲音,好讓那個敏感的小丫頭安心一些。

    不過在梅林離開后,那被困在角落的小丫頭又有些害怕的縮了縮腦袋,她低頭看著昏迷的媽媽,她抽了抽鼻子,用帶著哭腔的聲音,對媽媽,好像也是在對自己說:

    “別怕,媽媽,有人來救我們了。”

    “聽起來像個大哥哥,他肯定會回來的,對吧?”

    “我們肯定會得救的。”

    但昏迷的媽媽去沒能回應她,這讓小女孩眼中的淚水又忍不住要流下來,但她努力的忍住了。

    她不斷的深呼吸,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在黑暗中,這7歲的女孩維持著手臂被壘砌的箱子束縛的姿勢,她很累了,但她知道,自己不能亂動。

    危險還沒過去呢。

    看到希望后,再繼續等待的時間是很難熬的。小姑娘平均10秒一次抬起頭,就像是小兔子一樣豎起耳朵,她試圖在黑暗中聽到哪怕一絲聲響,但梅林就像是徹底消失了一樣。

    1分鐘,2分鐘,很快,5分鐘過去了。

    滿懷期待的小姑娘的心一點一點的沉了下去,各種各樣無厘頭的猜想開始在她腦海里回蕩起來。

    她和其他大部分被困在黑暗中的人一樣,開始了自我腦補,開始自己嚇唬自己了。

    小姑娘內心的恐懼越來越盛,但就在她被自己的幻想壓垮之前,突然響起的,鋼鐵碰撞的聲音,將她從自己的幻想里猛然驚醒。

    小姑娘嚇了一跳,她抬起頭,就看到一根扭曲的鋼棍,被插在了兩節車廂碰撞扭曲的地方。梅林一手握著棍子,使出了吃奶的力量。

    他完全無法撼動兩節擠在一起的車廂,也無法像漫畫中的英雄一樣輕松的分開它們,但他可以用最簡單的杠桿原理,將已經徹底封死的車門一點一點的撬開。

    “砰”

    被撬開的車門砸在黑暗中,發出了一聲巨大的響動,梅林矮身走入車廂,快步走到那小姑娘和她母親身邊,他伸出手,將壓著小姑娘胳膊的箱子一個接一個的推開。

    在黑暗中,他對似乎被嚇壞的小姑娘溫和的說到:

    “別怕,我就在這里。”

    梅林伸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他將最后一個箱子搬開,讓被困住的小姑娘得到了自由,而下一刻,那沉默的小姑娘就張開雙手,猛地的抱住了梅林的腿。

    梅林愣了一下。

    他能感覺到,小姑娘的身體在顫抖,她肯定被嚇壞了。

    她本不該經歷這一切的,而這一切的源頭,都是他。

    梅林舒了口氣,他努力將這些負面的情緒排出去,他伸出手,摸了摸小姑娘亂糟糟的頭發,他對小丫頭說:

    “先放開我,我要把你媽媽抱出去...你跟著我,小心點,好嗎?”

    小丫頭聽話的放開了手,她看著梅林俯下身,將昏迷的媽媽抱起。她便伸出手,抓著梅林的衣角,在這被扭曲的,被黑暗覆蓋的地方行走。

    在被拯救之后,這姑娘終于感覺到了一絲安心。

    她不需要再害怕了。

    在梅林走出車廂的時候,在隧道后方的黑暗中,一抹燈光照在了這片黑暗里。顯然,這是剛才梅林撬動車門時引發的聲響驚動了其他人。

    梅林聽到了清晰的腳步聲,應該有最少7個人趕過來了,有男有女。

    梅林將昏迷的夫人放在地面上,他蹲下身,摸了摸這懂事的小姑娘的腦袋,他對小姑娘說:

    “你就待在這里,很快就會有叔叔阿姨來幫你了。還有,別告訴其他人,你見過我,好嗎?”

    小姑娘的眼睛在黑暗中眨了眨,梅林能看到,那是一雙很漂亮的棕色眼睛,她還有一頭蓬松的金色長發,就像是一個可愛的洋娃娃一樣。

    而面對梅林的請求,小姑娘歪著腦袋,就像是在思考,她問到:

    “為什么呀?”

    “就和我剛才救了你一樣,我現在要去幫助其他人了。但我不喜歡和其他人一起工作,我更喜歡自己一個人做事。”

    “總之,該說再見了,勇敢的小姑娘。”

    梅林站起身,他對小姑娘揮手告別,轉身朝著更前方的黑暗走去,那小姑娘在他身后喊到:

    “你叫什么名字啊?”

    “梅林。”

    低沉的聲音遠遠傳來,代表著梅林在快速遠去。

    “好吧!我答應你,梅林。”

    黑暗中沒有傳來回音,也沒有回答。

    梅林已經深入了黑暗,他已經離開了。

    在黑暗中前進了近15分鐘之后,梅林到達了火車最后方,好幾節裝貨物的車廂在這里側翻,車廂本身連同沉重的貨物一起,將隧道出口堵住,還有些落石混雜在其中,讓攀爬眼前的障礙也變得極其困難。

    梅林能聽到在另一個方向,有些男人們在討論著辦法打開這障礙。

    但正如那老人說的,那些方法需要時間,而在現在的情況下,如果人們看不到希望,在黑暗的左右下,人們很容易做出一些傷害自己,又傷害其他人的事情。

    梅林知道,自己有能力打開眼前沉重的阻礙,就如他在芝加哥的靈媒店里做的一樣。

    但問題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么使用那黑暗危險的力量。

    不過,他內心里已經有了一些猜測。

    結合在芝加哥靈媒店的遭遇,梅林猜測,自己身體里流淌的黑暗力量只有在遭遇強烈的外部威脅的時候,才會主動的爆發開,將周圍的一切威脅消弭掉。

    就如同芝加哥的老騙子拿出的那個詭異的惡魔鈴鐺。

    而在昨晚的爆發中,梅林在那種化身為煙霧風暴的姿態中,其實并沒有完全失去意志。他甚至還能清晰的記起,自己的意識融入那如黑煙一樣的風暴中的感知,那種化身為風,輕飄飄的姿態。

    他能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充滿了黑暗,極其危險,但它本身并沒有本能的惡意。極有可能是因為和主體強行斷開,被滯留在梅林的軀體里時間過短,它沒能誕生出自己的意識。

    所以理論上說,梅林可以自由的使用它,只要梅林找到方法。

    “好吧。”

    梅林活動著肩膀,活動著手臂,就像是在進行熱身一樣。

    在黑暗中,他深吸了一口氣,伸出左手,摁在眼前沉重的障礙物上,他努力的讓自己的意志冷靜下來,片刻之后,他說:

    “出來!”

    然而,這聲呼喚除了弄出了一些回音之外,根本沒有用。

    那些黑暗的力量就停留在他的身體里,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就像是對梅林不屑一顧。

    “見鬼。”

    年輕人暗罵了一句,他換了個姿勢,又喊了一聲,但依然沒有得到回應。幾分鐘自后,因為連續不斷的呼喊,反而還引來了另一側的男人們的注意,梅林能聽到,那些嘈雜的腳步聲正在靠近。

    沒有太多時間了。

    梅林咬著牙,他低下頭,在地面上尋找著,幾秒鐘之后,他撿起了一塊碎瓶子。

    他凝視著手里鋒利的玻璃片,他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肯定是剛才那個老頭子,給他灌了什么迷魂湯,才讓他誕生這么瘋狂的想法。

    但現在,像個懦夫一樣要么離開這里,等待糟糕事情的發生。

    要么...

    就用極端的方法,再試一次。

    在黑暗中,梅林雙手反握著那碎玻璃,在黑暗中,他低聲說:

    “要么起作用,要么干脆就以一個人類的身份死去。”

    “聽到了嗎?不管你是什么!”

    梅林的語氣變得執拗起來,他就像是在和一個看不見的人對話一樣。他咬著牙說:

    “我才不會任由你把我...變成怪物!”

    下一刻,梅林的雙手猛地向內蜷縮,那鋒利的玻璃渣,就如一把匕首一樣,刺向了自己的心臟。

    沒有停留,不似作偽,用盡力量。

    就在那鋒利的碎玻璃刺破梅林皮膚,在梅林感覺到疼痛的瞬間,他身體里那股沉寂的力量,便又一次在黑暗中復蘇。

    “嗡”

    在不到一秒的時間里,梅林整個人化為黑暗的,混雜著火星的風,在狂嘯中,那股黑暗的風狠狠的撞在了眼前如山一樣的障礙物上。

    就像是巨人的拳頭,狠狠的錘在那堆鋼鐵與貨物之上。

    梅林扭曲模糊的意識,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團燃盡一切的火焰,將接觸到的一切盡數點燃。

    這力量果然充滿攻擊性,在它觸碰到那堆障礙物的瞬間,一聲爆炸般的巨響就在隧道中響起,將黑暗中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然后是第二聲巨響,第三聲。

    鋼鐵制作的車廂,沉重的枕木,用于送入工廠鍛造的鐵錠,漂亮厚重的玻璃。

    不管是什么,都被沖擊,都被融化,都被點燃。

    三次蠻橫的撞擊之后,重新回歸了人類軀體的梅林虛弱的趴在了隧道的地面上,在他眼前,一抹黎明初生的朝陽,就像是刺破黑暗的利劍一樣,照在了他身上。

    在他身后,是被從中央蠻橫的破開的障礙物,那是足有10多米厚的阻礙。就像是被重新開出了一個環形的缺口一樣。

    “呵呵,做到了...”

    梅林感覺全身都在疼,不僅僅是酸痛,還有陽光照在臉上產生的詭異刺痛,他很虛弱,全身都沒有力氣,就像是所有精力都被掏空了一樣。

    但他卻發出了艱難而滿足的笑聲。

    他引發了災難。

    他終結了災難,他贖罪了。

    “哇!”

    一個聲音在梅林身后響起,虛弱的年輕人回過頭,就看到剛才他救下的小姑娘,正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就像是看著一頭真正的怪物,和一位真正的英雄一樣。

    從她瞪圓的眼神來看,這小姑娘,肯定全程目睹了剛才的那一幕。

    而在她身后的黑暗中,梅林聽到了很多人的腳步聲,那是奔跑的聲音,是人類奔向光明的本能。

    虛弱的梅林艱難的爬起來,他從腳邊撿起自己的牛仔帽,然后扣在頭上,他豎起手指,放在嘴邊,在陽光的照耀下,他對身后的小丫頭做了個禁聲的動作。

    在那些被他救下的人沖入光明之前,梅林已經一瘸一拐的,在陽光的照拂下,離開了這隧道。

    就好像是...

    他從未出現過一樣。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