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繼承三千年 > 正文 20 無形裝B最致命
    圍在肖半夏周圍的薩金娜和艾莉亞,頓時作鳥獸散,快速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田永峰走到肖半夏的面前站下,笑容滿面的說道:“莫妮卡,你先把手頭的工作放一放,王總在辦公室等你,你趕緊過去吧。”

    “王總請我過去干什么?”肖半夏只是公司的小職員,工作中和王總這個頂頭上司根本就接觸不到,王總認識她,還是因為昨天碰巧遇到了。

    “可能是要對你表示一下感謝吧,昨天晚上你弟弟也太客氣了,竟然給我們每個人都贈送了一份黃燜魚翅,這可是小3萬塊錢呢,我也得對你說一聲謝謝,改天我請你去吃大餐。”肖半夏畢竟是他手下的員工,昨天晚上這么給他長臉,他肯定也要表示一下。

    “那行呀,頭兒你請客,我肯定去。”肖半夏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肖半夏和田總離開之后,辦公室里面頓時一片嘈雜,大家伙議論紛紛,全部都是對肖半夏的羨慕嫉妒恨。

    昨天下班之后,肖半夏坐上一輛豪車離開,公司里看到的人有很多。原本大家以為肖半夏這是甩了現任男友釣上凱子了,沒想到那個優質高富帥竟然是她弟弟。

    肖半夏本來就長得漂亮,是公司里數一數二的大美女,深受眾多小表砸的嫉妒,現在突然間搖身一變成了白富美,那就不僅僅是嫉妒了,更多的還是羨慕。

    昨天肖半夏弟弟的亮相本來就已經夠驚艷了,今天肖半夏一身名牌兒,而且還有田總監的背書,她白富美的身份應該是確定無疑了。確認了肖半夏的新身份之后,公司里的男男女女都各自動起心思,都在考慮著今后該如何同肖半夏相處。

    王總辦公室的大門是開著的,肖半夏直接走了進去。

    看到肖半夏進來,王總直接從辦公桌后面走了出來,熱情的招呼道:“半夏,趕緊坐,來我這別客氣,你喜歡喝什么?咖啡還是茶?”

    王總竟然喊她的中文名字,而不是英文名字,這么親近的表示,讓肖半夏有點不適應,違心的說道:“我喝茶就行。”

    “珍妮,把我私人珍藏的大紅袍給半夏泡上一杯。”王總扭頭對秘書說道。

    “Monica,你稍等一下,馬上就好。”秘書深深看了肖半夏一眼,似乎想要重新認識她一樣,然后才扭頭離開。

    肖半夏對珍妮微微笑了一下,表示感謝,然后對王總說道:“王總,您找我來,有什么事嗎?”

    “是有點事情。昨天晚上你和你弟弟太客氣了,讓你們破費了,我必須得當面對你說一聲謝謝。”

    肖半夏說道:“您太客氣了,這是最基本的禮節,我是您手下的職員,真沒這個必要。”

    喝了一口茶,王總繼續說道:“你弟弟沉穩大氣,雖然只是匆匆見了一面,沒說兩句話,但卻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像你弟弟這樣的青年才俊,我還真沒有見到過幾個。我和我太太想要當門拜訪,和你弟弟見上一面,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王傳杰雖然說的很婉轉,但還是讓肖半夏覺得很意外,“我能不能問一問,您和您太太找我弟弟有什么事嗎?我弟弟今年剛剛大學畢業,能力和經驗都還很欠缺,我怕您誤會了什么。”

    “說起來還真是挺冒昧的,我都不好意思說出口。”既然肖半夏問出這個問題,王傳杰正好提前透露給她,也好讓肖遙提前有所準備,“我太太的一個朋友想要給家里的老人準備一件壽禮,老人家特別鐘愛翡翠,我太太那位朋友出身不凡,對禮物的要求很高,至少也得是價值億元之上的頂級翡翠,才能滿足她的要求。但這個要求太高了,我太太雖然是珠寶鑒定師,但也沒有這樣的渠道,所以就想向你弟弟求助一下。”

    “我弟弟的藏品確實很多,翡翠似乎也有一些,但能不能滿足您太太朋友的需要,我還真的不是很清楚。”

    對于弟弟繼承到的財產,肖半夏自然很好奇,曾經詳細的詢問過。

    弟弟繼承到的財產大部分都是各種各樣的古董文玩和寶石珠玉等收藏品,肖半夏是知道的,只不過不知道具體的種類都有哪些,她只是聽弟弟說數量非常多,價值非常高,更具體的,她沒有繼續追問。

    現在王總突然提出想從她弟弟的手中購買頂級翡翠,她還真不知道弟弟的收藏品中有沒有價值過億的頂級翡翠。

    肖半夏沒有馬上拒絕,而且還提到她弟弟有很多收藏品,王傳杰頓時覺得這件事情似乎有了希望,“半夏你實在是太謙虛了,我這眼睛還沒有花,昨天我可是看到了,你弟弟脖子上帶著的那塊踏海觀音翡翠牌,絕對是一件最頂級的翡翠精品,價值少說也要在億元之上。”

    聽了這句話,肖半夏還真是挺吃驚的,只不過沒有表露出來罷了。

    昨天見面的時候,弟弟脖子上佩戴的那塊翡翠觀音牌,她也看到了,但她并沒有當回事兒,她一直以為是假的來著。

    沒想到顏色那么濃艷的翡翠牌竟然是真的!

    她現在覺得她弟弟的心可真大,價值過億的翡翠牌竟然直接就這么戴在了脖子上,也不怕被人搶了。

    昨天她可是聽弟弟說了,他的收藏品太多,等他手中的4億現金用完了,就要考慮賣掉一部分收藏品換錢了。

    肖半夏不懂珠寶鑒定,但她懂銷售。

    等到急需錢的時候,再去考慮賣掉那些藏品,未必能夠賣上一個好價錢。現在買家找上門來,如果價錢合適的話,這倒是一個好機會。

    “我可不是謙虛,昨天我還真沒注意。”為了給弟弟造勢,肖半夏多解釋了一句,“我弟弟藏品多,身上的飾品經常換著佩戴,除非他特別喜歡的東西,否則很少有重復佩戴的時候。”

    無形裝逼最致命。

    以王傳杰的鎮定,聽到這句話之后也呆愣了一下。

    “這得是什么樣的土豪,價值過億的飾品也能換著佩戴,還不重復?”如果肖半夏沒有吹牛的話,對這姐弟倆的身份定位,他得重新拔高幾個檔次才行。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