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我有家地精工坊 > 正文 28、伏擊戰
    “四爺,那些混蛋動了。”

    賀老五不停推搡著凌飛。

    凌飛懵懵懂懂的睜開眼睛,指著賀老五鼻子罵道:“老子的命令說得不清楚?”

    賀老五一愣,隨即答道:“四爺說得很清楚。

    那些人一走進伏擊圈,立即敲響梆子。

    弩手必須在30個呼吸內,射出10箭。

    弓手必須射出20箭。”

    凌飛一腳踢過去,罵道:“那你叫老子干嘛?”

    剛才的夢不錯,現在趕緊閉上眼睛,應該還能抓住尾巴。

    看凌飛又呼呼大睡,賀老五小聲腹誹道:“這什么人啊!”

    別人打仗緊張得要死,這貨倒好,一點都不上心。

    “子昂還在睡覺?”

    才出門就遇上劉大,賀老五趕緊拱手道:

    “明公。”

    睡不成了。

    凌飛嘆息一聲,快步走到門口,問道:“兄長怎么來了?”

    按照計劃,劉大該在郡守府坐鎮。

    等到戰斗停止后,再出來主持局勢。

    劉大苦笑道:“我的定力不濟,學不了子昂的灑脫。

    天才擦黑,我就覺得心驚肉跳、坐立不安。

    云長、翼德離開后,更是茫然不知所措。

    思來想去,還是決定來找子昂。”

    凌飛哈哈一笑,說道:“兄長可找錯人了。

    這幾天,我忙得不可開交。

    頭才碰著枕頭,人就到周公那里報道了。

    您來找我說話,只能是大失所望。”

    劉大笑道:“只要子昂在身邊,我就安之若素。”

    這一場廝殺,涉及到廣陽的未來。

    劉大的心理再強大,也不可能無動于衷。

    凌飛笑道:“兄長只管放心,現在是萬事俱備,只等魚兒上鉤。”

    權貴的部曲都集中在城內,想要破壞“翻車”,只能走一條路。

    凌飛所要做的,就是在這里設伏。

    劉大冷冷道:“那些人死不足惜,子昂只管動手。

    朝廷怪罪下來,我承擔所有的罪責。”

    凌飛笑道:“兄長盡管放心,這件事朝廷不會追究。”

    劉宏不是傻子,他可以利用十常侍撈錢,但不會讓這些人做大。

    如果不是黃巾起事,廣陽郡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十常侍也知道這個道理,他們必定會千方百計的瞞著皇帝。

    “轟隆隆。”

    劉大剛要接話,卻聽到一陣沉悶的馬蹄聲。

    剎那間,空氣變得粘稠無比,甚至讓人無法呼吸。

    凌飛面前的陶杯,蕩起一圈圈的漣漪。

    它慢慢的跳動著,要不是被一只手抓住。

    都要從幾案上跳下,摔個粉身碎骨。

    “來了。”

    凌飛輕聲說道。

    “來了。”

    劉大如釋重負,高懸的心也放回肚子里。

    “子昂,一切都由你指揮。

    我提心吊膽幾天了,現在得好好的睡上一覺。”

    也不等凌飛答應,劉大倒頭就睡。

    “喏。”凌飛躡手躡腳的退到屋外。

    ……

    “邦邦邦。”

    梆子那特有的聲音,已經成了夜空下的全部。

    “呼。”

    “呼。”

    所有的羽箭同時騰空,帶起的勁風是那樣猛烈。

    讓原本平靜的氣流變得無比凌厲。

    “噗、噗。”

    一連串的悶響之后,是無比凄厲的慘叫。

    但它們很快又淹沒在接連不斷的箭雨中。

    濃郁的血腥將空氣變得更加濃稠,似乎用手就能攪動。

    這詭異的一幕,讓所有的弓弩手瑟瑟發抖。

    “啪。”

    棍棒不時的落下,敲在人的身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快,射空你們所有的羽箭。”監督軍士大聲吼叫道。

    在他們的督促下,弓弩手以最快的速度射擊著。

    雖然敵人隱藏在黑暗中,但并不妨礙箭支命中目標。

    “咴咴。”

    只有兩匹戰馬僥幸生還,它們瘋狂的奔跑著。

    直到撞在柵欄上,才轟然倒下。

    梆子聲終于停了,弓弩手大口的喘著氣。

    他們數著剩余的箭支,臉上露出劫后余生的微笑。

    “咻。”

    一發火箭穿過街道。

    借著那一點亮光,人們看到的只有死亡。

    夜,又一次靜下來。

    甚至連傷者的呻鳴都消失無蹤。

    “咚咚咚。”

    寂靜,又被戰鼓聲打破。

    一群士兵慢慢走到街道上。

    最前面的是一排塔盾,后面跟著密密麻麻的長槍手。

    “噗噗。”

    原本整齊的步伐,很快被異樣的聲音取代。

    夯土而成的街道已經滿是血液。

    被人踐踏之后,變成了血色的“沼澤。”

    “唰。”

    那些還在蠕動的軀體,很快被槍頭捅穿。

    劇烈的顫抖之后,一切都歸于平靜。

    “子昂,你過來干什么?”

    看到凌飛時,關羽被嚇了一跳。

    “嗖、嗖。”

    對面反擊的箭矢,三三兩兩的落到陣中。

    如果傷到凌飛的一根汗毛,關羽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你且在后面待著,這些幺麼小丑就由我來料理。”

    凌飛笑道:“二哥,事情因我而起,當然由我來結束。”

    關羽點頭道:“你先在后面跟著,千萬不能上前。”

    “嗖、嗖。”

    越往前,對面射來的箭矢就越密集。

    關羽大喝道:“舉盾。”

    凌飛山寨了羅馬的龜甲陣,那些凌亂下落箭支,全都被弧形的盾牌格擋。

    “轟隆隆。”

    忽然間,整條街道又開始震顫。

    借著一點點光亮,依稀可以看到騎兵的身影。

    關羽又喊道:“結陣、舉槍。”

    “喏!”士兵們大聲回應道。

    最前排的盾兵放下腳撐,并用身體死死頂住盾牌,不讓它有絲毫晃動。

    其后的士兵,將手里的長槍放平。

    剛才的銅墻鐵壁,瞬間長出無數尖刺。

    等到騎兵殺到面前,才發覺大事不妙。

    “停下,停下。”

    最前排的騎兵歇斯底里道。

    已經來不及了,寒光閃閃的槍頭不是刺進戰馬的身體,就是將人的軀體穿透。

    “撤,快撤。”

    連續的打擊之后,騎兵已經所剩無幾。

    他們驚恐的叫嚷著,轉身逃出戰場。

    “前進。”關羽把手一揮。

    “咚。”

    “咚。”

    士兵踩著鼓點,一步步的向前移動著。

    那些負隅頑抗的敵人,如同飛蛾般的猛撲上來。

    直到被長槍刺穿身體,才咒罵著倒在地上。

    天已經亮了,金色的陽光照遍每一個角落。

    放下刀劍的人們,被眼前的景象所驚呆了。

    流淌的鮮血早已經干涸,變成了觸目驚心的烏黑色。

    腳落上去,就會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仿佛是大地在碎裂,要將每一個人都掩埋掉。

    “萬勝、萬勝、萬勝!”

    廣陽郡兵發出歇斯底里的吼叫聲。

    他們的面前再沒有一個敵人。

    可就在興高采烈的時候,后方傳來一個驚人的消息。

    “水塘那邊起火了。”

    勝利的喜悅瞬間褪去,人們表情全都變得異常凝重。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