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時空之劍 > 正文 第十一章 月下
    事實證明,出門在外,小心總無大錯——不僅無錯,還會救命。

    江昀進這小隱寺之前,就已經比較疲倦了。入門后,哪怕是提著警惕心,躺在環境不佳的床上,也很快就睡著。

    直到,他沉眠的靈魂一陣激靈,迅速的將他從睡夢之中喚醒。

    快速清醒過來后,他當即就明白,自己先前的布置發揮出了效應——有人到了他的門前,觸發了他所布置的魂咒預警。

    這是‘擾靈咒’的一個應用技巧,可以逆向布置一個感應到有人接近時,向自己釋放的‘擾靈’效果。

    ‘擾靈’可以對靈魂和精神造成一定的影響,但控制好量,就可以僅限于將江昀從睡夢中叫醒的程度。

    通過這種方式,從睡夢中醒來,他聽到了木魚聲,然后也自然就發現了那三人在門口的動靜。

    接著黑暗躲在房間角落里,看到那三人進門,他沒有立即動手——雖然他基本確定了這三個家伙心懷歹意,但萬一呢?他還是不想學曹操與呂伯奢的故事。

    結果,他就看到那三人沖被子下刀。

    那還有什么好說的?

    突襲!‘引水斬’當即先殺一人!

    但另外兩個僧人的反應還是很快的,而一交手,江昀也就明白,他們不比之前在廬州郊野碰到的那兩個無賴。

    死了的那個且不說,剩下兩個,起碼全都是有正兒八經的武藝在身的。

    他們反應很快,死了個同伴也沒有陷入混亂,迅速轉身,手持刀刃就朝著江昀攻了上來。

    這一上手,江昀一時間還被逼得有點手忙腳亂。

    他的實戰經驗還是太少了。

    ‘濤浪劍法’相當出色,江氏一族的家傳劍法,不是一般大路貨色的劍法可比的;而他的內氣修為,應當也是比這兩人強的,在啟之境三星的水平;而另一邊,還活著的兩個匪僧,打起來江昀大約能夠感受到,涅真是啟之境二星,涅宏則是一星。

    但盡管握有武技上、內氣修為上的優勢,可面對兩人夾攻,戰斗經驗太少、對于劍法運用還沒摸索得特別熟練的江昀,仍然一時間落入了下風。

    現在他打架,還是靠著前身遺留下來的肌肉記憶為主,真正屬于自己融會貫通的部分很少。打起普通人、山狼什么的,不會有什么問題,然而面對起真正想要取他性命的兩個武者,捉襟見肘很正常。

    幾個呼吸間的交手,他的肩膀就挨了一刀,不深,但很痛。

    不得不慶幸,他之前選擇偷襲先殺一人的做法,無比明智。要是這會兒面對的是三人圍攻,他的情況會更糟。

    受傷之后,江昀的腦子突然通明了一下——跟他們拼什么招數、拼什么狠勁?自己境界高一個檔次,練得又是‘大江訣’這種以內氣渾厚著稱的功法……要取勝,肯定要靠這個東西!

    想通后,江昀不管不顧,拼著又被劃刀,直接揮出短刃,內氣不要錢一般的灌注上去,‘大瀑擊’出手!

    兩個匪僧也沒想到江昀這么拼,但他們反應還是很快的。

    被江昀當做目標的涅真,出劍抵擋,另一人涅宏則趁機繞了兩步,準備從側面捅一刀。

    然而,他們更沒有想到的是,這短刀下來的力道,竟然如此磅礴!

    涅真好歹有二星實力。在交手之后,他大概也掂量出了江昀的水平,內氣修為也就三星的樣子,但明顯在戰斗上是個菜鳥,能殺涅賢也是因為偷襲。

    這也讓他放下了不少心,覺得差不多十拿九穩了。

    江昀搏命這一下,也在他的預料之中。菜鳥總是這樣的,發現局面不行就喜歡搏命,然后就丟掉自己的性命。

    只要略作抵擋,自己的同伴就會從旁邊捅穿江昀的腰子。他不是沒跟三星的對手交過手,很難打,但是抵擋一招問題不大。

    然而,短刀斬到他的刀上的時候,他知道自己錯了。

    宛如浩大瀑布砸下來的重量,讓他哪怕鼓起了全部的內氣,都無力進行阻擋。

    巨大的沖擊力,直接將他的身體轟得飛了起來,落下的時候,連帶著后面的床都給砸爛了。

    他未死,只是感覺肋骨斷了兩根。掙扎著想要爬起來,一動卻劇痛,使不上力氣,口中還嘔出了許多血。

    而那邊,準備捅江昀的涅宏,傻眼了。

    江昀可不會給他機會,一刀就砍了過來。

    涅宏哪里敢硬拼?只能抵擋。

    斗了幾息后,江昀感覺自己氣回上來了,沒講道理,又是一招‘大瀑擊’轟出。

    狹窄范圍,又無良好的輕功,涅宏躲避不開,只能嘗試格擋。可實力比他更出色一些的涅真,都扛不住‘大瀑擊’的轟炸,更別說他了。

    他的狀況比涅真還要更慘一些,撞破窗戶直接被轟出了屋外,落地的時候已經沒氣了。

    反過身,走到坍塌的床邊,江昀給了瀕死的涅真一個痛快。

    三僧死亡,皆有白色光點鉆入他的身體,給他補充了一波穿越能量。

    但他現在并不關心這個。

    雖然三個僧人都死在了他的短刀之下,但是他沒忘記,這‘小隱寺’里還有一位玄一法師,是這三僧人的師父。如若他也有歹意,那江昀必須要保持一個更好的狀態才行。

    連續使出兩招‘大瀑擊’,江昀的內氣基本耗盡。

    他當即坐下,運起‘大江訣’,恢復內氣。

    ‘大江訣’帶來的內氣恢復速度也是很快的,但想要快速恢復到全盛狀態,也不是馬上做到的。不過,他也有底牌:自己腹中的那一口源靈氣。

    從逃獄之后,這口源靈氣就一直存于他的腹腔中,還未使用。如果他愿意的話,這股靈氣馬上就能夠補到他的全身,足夠兩個他將內氣恢復到全盛狀態了。

    但那樣太浪費了,他還是利用‘大江訣’,盡量能恢復多少恢復多少。動用源靈氣,是最后不得已的選擇。

    原地坐了一會兒,他聽到了腳步聲。

    睜開眼,月光下,玄一法師從主人房中走出,正朝這邊張望。

    內氣尚未回滿,但既然人家已經出來了,江昀自然不可能繼續運內功。

    拋下短刀,從涅真的尸體旁,將那把長劍撿了起來,面對玄一。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