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夫人,虐渣要趁早!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辛早早回國,徹底爆發!
    宋知之快速的解決完早餐,就跟著他父親出了門。

    宋山和聶文芝坐的一個車,宋知之習慣讓路小狼開車。

    車子很快到達郊外的辛家家族祠堂,在那里追悼。

    去的時候一排排黑色轎車。

    辛家財閥集團,結交的人自然很廣。

    宋知之下車帶著路小狼跟著宋山走進去。

    追悼廳放著哀樂,花圈很多,正中間放著冰棺,冰棺的墻壁上放著辛賀端正的黑白照片。

    汪荃臉色蒼白的坐在一角,頭上帶著一朵白花,身上帶著黑紗布,看上去很憔悴。

    慕辭典和吳千媛在大廳中招呼來來往往的人,也是穿著一身的黑色,帶著黑紗布。

    大廳中間,一個瘦弱身體的女孩披頭散發的跪在地上。

    那人是辛早早。

    接到消息,從昨晚上連更連夜的趕回來,以辛賀去世的時間,應該沒有趕上見到最后一面。

    她垂著頭,頭發擋住了她的臉。

    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卻沒有人讓她有半點反應。

    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吧。

    宋知之現在有些后悔,她應該再多加干預的,或者親自送辛賀回去,但無緣無故,做太多反而讓人懷疑。

    她正想過去和辛早早打個招呼。

    迎面看到慕辭典走向了辛早早。

    他聲音低沉,也有些啞了。

    大概是一直在忙碌一直沒休息,眉目間也能看出疲倦。

    “你跪了一上午了,起來休息一會兒吧。”慕辭典低聲說道。

    從出車禍給她打了電話,她連夜飛回來,回來的時候已經搶救無效,沒能見到她爸的最后一面,接著就安排了車輛送到了這里來,從凌晨到現在,一直跪著,一動不動。

    甚至,他不知道她的情緒在哪里。

    他倒希望她把她的悲傷發泄出來。

    辛早早似乎沒有聽到慕辭典在說什么。

    慕辭典又低聲說道,“起來喝點水吧。”

    辛早早依然一動不動。

    慕辭典那一刻直接去扶辛早早。

    也就在那一刻,辛早早猛地一下將慕辭典推翻在地。

    因為始料不及,所以這個猛力才會導致慕辭典重重的坐在地上。

    一瞬間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別碰我!”辛早早一字一句。

    慕辭典抿了抿唇,什么都沒說。

    一邊的汪荃連忙過去,“做什么?”

    口吻無比嚴厲的對著辛早早。

    之前她父親在的時候汪荃就對她不好,現在不在了,更不用給任何人顏面了。

    辛早早猩紅的眼眶狠狠的看著汪荃。

    慕辭典從地上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汪荃對著慕辭典說道,“別管她,她要跪跪死她算了。”

    慕辭典被汪荃拉著往一邊走。

    辛早早那個時候突然從地上站起來,聲音并不小,來來往往的賓客都能聽到,“是不是巴不得我也跟著我爸一起死,然后拿走我們家的全部家產!”

    “你瘋了嗎?你在說什么!”汪荃一把拉過辛早早。

    說是拉,那一刻分明用力在掐她。

    曾經很多時候,她都被汪荃有意或者無意的打過,都是些露不出來的地方,而她也沒給別人看過。

    除了慕辭典。

    后來才知道,原來慕辭典和他母親其實是同流合污的!

    “不是嗎?嫁給我爸不就是想要家產嗎?你現在如愿了如愿了!你還在這里假惺惺的做什么!”辛早早似乎是撕心裂肺吼出來的。

    一個人沉默太久,終究會爆發。

    “夠了!在這個時候我不想和你爭辯什么,你給我先回去!”汪荃怒斥。

    辛早早冷笑,“這是我們辛家,你一個外姓人,有什么資格在這里指手畫腳,你帶著你的兒子給我滾!”

    撕心裂肺到幾乎吼破了嗓子。

    汪荃氣得要死,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她還要面子的!

    慕辭典直接上前,拽著辛早早就打算將她帶走。

    此刻的辛早早已經是徹底爆發了,她根本不受慕辭典的控制!蠻力掙脫開。

    慕辭典又過去。

    “啪!”辛早早一個巴掌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臉上,瞬間一個清楚的巴掌印,連辛早早的手心都痛得發抖,她狠狠的指著慕辭典,“什么都給你了,你要什么我都給了,我甚至走得那么遠,不去和你爭搶什么!我爸今年50歲了,沒幾年退休了,你就這么等不下去!”

    “夠了!”慕辭典說,“你一天一夜沒休息,我先送你回去。”

    “別碰我!”辛早早像個刺猬一樣。

    汪荃上前猛地一下,也不顧形象的直接將辛早早推了出去。

    一個猛勁。

    辛早早猛地被推在了地上。

    甚至那一刻頭直接碰地,她面前一陣眩暈。

    慕辭典那一刻似乎是伸手拉了一下辛早早,然后并沒有來得及。

    宋知之實在看不下去了,她小跑過去。

    汪荃對著躺在地上的辛早早說道,“你爸就養了你這么沒有教養的女兒!”

    “所以你覺得你夠有教養是不是?!”宋知之將辛早早從地方扶起來。

    汪荃看是宋知之,那一刻多少還是收了點脾氣。

    宋知之看著辛早早后腦勺都在出血了。

    她連忙把她從地上扶起來,狠狠的對著汪荃說道,“故意傷人罪,早早要是追究,你就得負刑事責任!”

    說著,就示意讓路小狼直接背著辛早早離開了。

    汪荃看著宋知之的背影,氣得咬牙切齒。

    慕辭典直直的看著辛早早后腦勺的血漬,終究選擇了沉默。

    ------題外話------

    早早回來了!

    有支持的嗎?

    這次會是霸氣回歸的。

    那啥。

    宅又來拉評價票了,還有10分好評,還有留言花草都好。

    宅怕你們都不在,好恐慌。

    心顫顫的努力碼字去了。

    (* ̄3)(ε ̄*)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