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偏心眼 > 正文 0199 誰都別惹老子
    “你哪邊的。”寇熇懶得和她七哥辯。

    男人真的很麻煩,要求太多,開心不就好了。

    “你爸不知道他吧,要是知道了……嘖嘖嘖。”

    寇鶴爍學著妹妹岔著腿,他做這個動作除了流氓就剩流氓了。

    兩個面有相似的人,做著同樣的舉動,寇熇就可以把流氓變成優雅,寇老七那種才是真真實實的痞子氣。

    寇銀生的眼光高著呢。

    打是打,全家都知道他打寇熇的時候那是下的狠手,可寵起來也是無人能及。

    寇熇每天穿的行頭都是有造型師跟蹤服務的,小到一個家庭聚會,大到公司的什么應酬,時時刻刻都在培養著寇熇的品味,這將來鐵定是擺脫不了接班的命運了,目光甚高,估計老十這男朋友肯定看不上。

    “我談自己的戀愛,干他什么事兒。”

    可笑。

    “他不點頭,行得通嘛。”

    按照你爸的個性,一定會羞辱對方的。

    車子飛馳在路上。

    一個小小的立碑儀式愣是搞成了眾人云集的場面。

    到了山下,路邊已經沒有可停車的位置了,整一條路停滿了黑色的轎車,路上的人上山的人全部一身的黑。

    “車停不進去。”司機扭頭說著。

    實在是來的人太多了,搞的他們本家都沒有可停車的地方。

    “靠邊停吧,就這里下了。”

    寇鶴爍推開車門。

    寇熇跟著她哥下了車,理了理自己的外套,有傘舉過她的頭頂,前面有人開路,引領著他們去往山上。

    這地方的路況實在不是很好,特別是這樣的下雨天就顯得更為糟糕了,到處泥濘不堪,一腳踩下去就沾一鞋底的黃泥,寇熇抿著唇,身后跟著人為她舉傘,她的小臉上帶著一絲的嚴肅氣息。

    走了幾步,她笑了。

    回頭。

    “來了。”

    和侯鄴打了招呼。

    人還是來了。

    她也早就猜到了。

    侯鄴因為她笑,心中的煩悶散了不少,靜靜地看著她。

    知道她家里條件好是一回事,親眼目睹這樣的場面是另外的一回事,他的心在這一刻有點失衡。

    寇熇的家庭條件要是沒這么好就好了,這讓他很有壓力。

    人人都說寇熇長得好,侯鄴卻說那些人不懂得欣賞寇熇半分,她的好看是只存在眼中的,是任何高科技的產品都無法保存下來的,寇熇最大的毛病就是不上相,即便當你看見她的照片你覺得這個女孩子已經美的很過分了,可那些照片卻不如她本人長相的五分之一。

    “嗯。”

    “這不就好了,轉到三中我也很無奈,你也知道我在一中鬧了不少的事情。”

    侯鄴:“你不想走,誰能逼你走。”

    無非就是她自己想走。

    她離開的時候就沒想過,接下來她就不能每天和他見面了。

    這點最讓侯鄴受不了,她沒心沒肺!

    這個戀愛談的似乎只有他一個人上心了,她與自己幾乎就沒有同步的地方,兩個世界的人,好像都是他在勉強。

    “好啦,我要上山了。”

    寇熇推推頭頂的那傘,伸手去接。

    “我自己打就好。”

    后面的人將傘遞給了她,雨勢已經小了不少,沒有剛剛下的那樣大。

    寇熇將傘舉過侯鄴的頭頂,她高侯鄴也高。

    “別生氣啦。”

    “沒生氣。”

    侯鄴接過那傘,舉過兩人頭頂。

    走了沒有幾步,前方下來一個人,也是一身的黑,眼袋顯得格外的大,整個人顯得有些浮腫,西裝扣子沒有扣全,敞開著懷里面穿了一件素色花襯衫,看樣子這西裝穿的也是有點難受。

    “老十。”

    寇熇松開和侯鄴一起舉傘的手,很是瀟灑快走幾步。

    寇熇一路上了山,寇銀生是后到的,被人送上來的。

    “開始吧。”寇銀生接過香,對著妻子的墓地拜了拜。

    “媽,你別鬧了,今天這場合不合適……”

    后面突然有人出聲,前面站著的幾排人沒人回頭,保持好陣型,寇熇的眉宇間多了幾分咄咄逼人的架勢。

    最前方就站著她和寇銀生。

    父女倆并排站著。

    “銀生啊,小麗要為我們寇家添丁進口了。”

    寇熇她奶頂著一臉的喜氣就沖了上來。

    她就是來砸場子的。

    一個死人而已,死的時候還那么的不光彩,有什么可值得紀念的,死了就死了唄,那是命短。

    連累她兒子早早成了鰥夫。

    寇熇的周遭已經冒起來冷氣了。

    侯鄴站在后面,他覺得要不好,按照寇熇的脾氣肯定會開鬧的。

    可這個場合根本就沒有他上前的位置,有點擔心。

    寇熇拜母親,手上的香遞給身旁的人,能上來的人肯定屬相方面已經驗過了,不合適的不能上,哪怕你人到了現場也得山下待著,那邊碑立了,寇熇推開后面給自己打傘人的手,走上前兩步,蹲在那墓碑前。

    寇銀生接過來一把傘,舉過女兒的頭頂。

    寇熇那頭發一瞬間就成落湯雞了,什么造型都沒了,可即便如此,還是帥氣的逼人,她的臉讓雨水那么一沖刷,輪廓更加清晰了。

    “媽,這是最好的碑。”

    伸手摸了摸那碑,站了起來。

    褲腿上面已經全部都是泥漿了,雨水澆到地上和黃土一混合成了黃泥,一濺搞的她一褲子的點子。

    抬起臉,臉上寒光四射。

    她記住了!

    送了她這么大的一禮物,她敢不記住嘛。

    “我回去了,你處理你的家事吧。”

    寇熇砸給她爸一句話,自己轉身就走。

    寇熇是沒和任何人起沖突,就那么走掉了,寇鶴爍有點擔心,就讓侯鄴去追,不管怎么講這是她的男朋友,現階段對她還是有點吸引的吧。

    “寇熇!”

    侯鄴喊她。

    可她走的太快了。

    侯鄴嫌棄這里的環境,一踩一腳的泥。

    既然她家那么有錢,為什么要把人埋在這里呢,找個環境好點的地方不是更好。

    追了兩步,拽住她的手。

    “我叫你呢。”

    “什么事?”

    寇熇現在誰都不想見,也沒心情和人閑聊。

    侯鄴咬牙:“寇熇,你能不能別活的這么自我啊?”

    寇熇:“你認識我的時候,我不就是這樣的,不習慣你就走人。”

    侯鄴黑著臉。

    兩個人下了山,寇熇叫司機先送侯鄴回家,侯鄴半路就下車了,自己打車走人了,寇熇那車停在路邊挺久的,司機也沒敢動,就等著她說接下來去哪兒呢。

    雨,好像又變大了。

    “回三中。”

    *

    霍忱盯著前方看,12班最后的那個位置沒人,看樣子今天她是沒來啊。

    活的可真是任性。

    就這樣的出現率,還想不想拿畢業證了。

    嘖嘖!

    心里想著呢,瞧見走廊那頭走過來一人,不是她還能是誰,陰著一張臉。

    霍忱臉上的笑容有了,眼皮子都跟著溢出了幾分笑意。

    說曹操曹操就到!

    白天不能說人兒!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