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盛世豪寵,老公低調點 > 正文 126:秦安琪跳樓(1萬11千字)
    秦安琪心想,只要葉星辰她給她機會,不追究她的責任;只要蕭彥琛不將她給攆出訓練基地,那么她擔心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就算那個蔣新梅將事情宣揚出去,她也不怕了。

    這么想著,秦安琪還是決定向葉星辰道歉。

    雖然心里一萬個不情愿,可事到如今,她還有別的辦法嗎?

    于是她對蕭彥琛說:“蕭教官,我知道錯了,我會真心誠意的向她道歉的,求你們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改過自新,絕對不再惹事。”

    “要不要給你一次機會,那就要看葉星辰愿不愿跟你私了了。”說完,蕭彥琛起身,走向了辦公室門口。

    見秦安琪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秦翔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還不跟上來?”

    隨后,秦安琪便亦步亦趨的跟在幾人身后,上了辦公樓的三樓。

    因為葉星辰有腦震蕩,所以蕭彥琛單獨給她安排了一個寢室好靜養身體。

    來到房間的時候,葉星辰正無聊的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見一行幾人來到自己的臥室,她立刻起身。“你們這是……”

    話還未說完,便見秦安琪噗通一聲跪在她的面前。

    這一舉動讓葉星辰有短暫的懵逼,隨后便也猜到了個大概了。

    果然,秦安琪可憐兮兮的哭著開口了。“葉星辰,我對不起你,我不該將你推下山坡害你受傷,對不起,你原諒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果然是你推的。”葉星辰冷冷一笑,看著她的目光宛如秋霜一般寒冷。

    “我……我一時糊涂,我真的是只是一時糊涂,你原諒我吧,你不要起訴我啊……我不能去坐牢的……我那天就是一時手滑而已……”秦安琪有些語無倫次的說著。

    “抱歉。”葉星辰冷眼睥睨著跪在她面前的秦安琪。冷冷的說。“我不是那種大度的人。”

    聞言,秦安琪有些錯愕的抬頭看向她。“你……你什么意思?”

    葉星辰這次倒的頗為耐心的闡明了自己的意思。“意思就是,我不接受你的道歉,有什么話,你跟法官說吧。”

    “你……你要起訴我?”秦安琪瞪大眼睛看著葉星辰,她沒有想到葉星辰竟然狠心到這份兒上,竟然要起訴她。

    “不然呢?”葉星辰一臉冷漠的反問道:“我被你害成腦震蕩不說,身上多處嚴重的擦傷到現在還沒有好。”

    “并且醫生說,有些嚴重的傷口還會留下難看的疤痕,而這一切都是你害的。”

    “我……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原諒我吧,我那天也是一時糊涂……”秦安琪哭的泣不成聲,哪里還有當初那小太妹的張狂?

    “抱歉。”葉星辰說。“我葉星辰不是圣母瑪利亞,早在前些天我就跟你說過不要惹我,可你將我話當成了耳旁風。所以對不起,有什么話,你去跟法官說吧。”

    “你不能起訴我,我不能去坐牢的,我要是去坐牢了,那我這一生就真的徹底完蛋了。”秦家不會要她,她也永遠都無法嫁入豪門了。

    葉星辰的態度很堅決,似乎沒有絲毫商量的余地。“你完不完蛋跟我沒關系。早在你想害我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這么一天。”

    “我們私了好嗎,我給你一百萬,你不要起訴我。”

    秦安琪帶著卑微祈求的語氣,葉星辰卻回以冷然一笑。“一百萬?”

    “你如果覺得一百萬不夠,那就兩百萬,兩百萬總夠了吧?”

    “呵。”葉星辰毫不留情的嗤笑一聲。“我堂堂葉家六小姐,會稀罕你的兩百萬?”

    聞言,秦安琪有一瞬間的懵逼,腦子有點沒有反應過來她說的話。“你說什么?葉家六小姐……你真的是葉家那個葉星辰?”

    葉星辰聳聳肩。“不然呢?冒牌貨?呵。”

    “不可能的,你根本不是葉家那個葉星辰,你怎么可能是那個丑八怪……”那個丑八怪她又不是沒有見過,哪里是眼前這個漂亮到惹所有女人嫉妒的葉星辰?

    “我現在是不是葉家的葉星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接受你的道歉,麻煩還是走法律訴訟程序吧。”

    葉星辰這話,將還在消化葉星辰是葉家六小姐這件事情的秦安琪給拉了回來。

    她朝葉星辰搖了搖頭。“葉星辰,你不要起訴我。”

    見葉星辰面無表情,一臉冷漠,秦安琪站起身。“葉星辰,你真的要把我逼上絕路嗎?”

    葉星辰冷然一笑。“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跟我有什么關系?”

    “你要是敢起訴我,我就從這里跳下去。”說著,秦安琪沖向了單人宿舍的窗戶。

    “你隨意。”葉星辰一臉云淡風輕的丟出三個字,她篤定她不敢跳。

    可誰知,秦安琪像是瘋了似得,竟然真的爬上了窗臺,轉頭威脅葉星辰。“葉星辰,我再問你一遍,你真的要起訴我嗎?”

    “秦安琪,你冷靜點,有什么話好好說。”說話的是高思云,她是五班班長,如果秦安琪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也是有責任的。

    “說個屁啊。”秦安琪朝她吼了一句。“葉星辰她都不原諒我,非要走法律程序,我能怎么辦?是她把我逼上絕路的……”

    “秦安琪你冷靜一點,千萬不要沖動,這里是三樓,你如果真的跳下去了可是會摔成殘廢的。”到時候人摔不死,摔的半死不活,那才叫痛苦呢。

    “殘廢怎么了,反正我都要坐牢了……”秦安琪現在是鐵了心要拿跳樓來威脅葉星辰。

    如果她真的在基地里跳樓出了事,基地里也是要負責任的。

    所以基地的管理人員肯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她就這么跳下去,一定會說服葉星辰來私了這件事情的。

    果然,考慮到秦安琪如果真的跳樓之后事情的嚴重性,高思云有些為難朝葉星辰開口。“星辰,你看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

    后面的話,她實在是沒法說出口。

    人葉星辰都傷成那樣了,她現在卻勸人家這件事情私了,的卻有些不應該。

    雖然她傷的也不算太過嚴重,可秦安琪的行為已經涉嫌觸犯法律,的卻應該給予嚴懲的。

    可現在那人情緒激動的很,不顧自身安危的用跳樓相威脅,她作為班里的班長,能怎么辦呢?

    如果這件事情能夠私下和平解決,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了。

    葉星辰知道高思云心里所想,那想要狠狠懲罰一次秦安琪的堅決態度緩緩動搖了。

    她知道高思云的家庭條件并不好,能夠找到在基地里當個小班長的工作真的已經很不容易了。

    如果到時候秦安琪真的跳樓將事情鬧大,秦家的人肯定會遷怒與她這個班長的,她可能會因此丟掉這份薪水頗高的工作。

    她不想讓高思云為難,更不想讓她因此而丟掉了工作,但是秦安琪這副嘴臉又著實讓她惡心……

    葉星辰在心里默默的嘆了口氣,冷眼看著蹲在窗臺上的秦安琪,心里煩躁不堪。

    她完全沒有想到,這個秦安琪的情緒竟然偏激到這個程度,甚至不惜拿跳樓來威脅她。

    思慮了半響后,她朝秦安琪開口。“你先下來。”

    這話一出,蕭彥琛是有些驚訝的。

    以他對她的了解,她是斷然不會輕易改變自己的決定。

    現如今,她叫秦安琪下來,想必是已經打算退一步私了了。

    她這么做,無非也是考慮到了各方面的原因吧。

    其實秦安琪如果真的跳樓,對訓練基地肯定是會有一定影響的。

    但是他尊重葉星辰的一切決定,所以一直站在一旁沒有開口。

    如今見她因為考慮到別人的情況而退步妥協,除了心里有些驚訝,更多的,是欣慰。

    因為葉星辰,根本不是她自己表現出現的那么冷漠無情,她的內心……還有很多柔軟美好的地方。

    而秦安琪此刻像是個市井潑皮無賴,抓住窗戶不放手,對著葉星辰說。“我不下來。除非你說你不起訴我,否則我就不下來。”

    見她這副無賴的模樣,葉星辰捏了捏眉心,顯然心情有些糟糕。

    可她既然已經決定私了了,就算再看不慣秦安琪這副潑皮耍橫的姿態,就算心里是一百個不愿意就這么放過秦安琪,此刻她也只能松口。

    穩了穩呼吸,她幾乎是咬著牙齒朝秦安琪道:“好,我不起訴你,你趕緊滾下來。”

    “你會這么好心,突然就不起訴我了?你會不會想要先騙我下來,然后控制住我以后再報警起訴我?”

    一聽這話,葉星辰幾乎是被她給氣笑了。“你特么是不是電視劇看多了?我既然說了不起訴,那就是不起訴。你再這么多屁話,信不信我馬上報警起訴你?”

    秦安琪撅起嘴巴,指著身后。“你……你要是起訴我,我就馬上跳下去。”

    “少拿這個威脅我,你跳下去是死是活關我葉星辰屁事?再說,這才三樓,跳下去最多摔成終身殘廢,你以為你嚇的了誰啊?到時候一輩子躺在病床上需要照顧的植物人又不是我……”

    一聽說要躺在病床上的當一輩子的植物人,秦安琪又慫了。

    她才不要當植物人啊,吃喝拉撒全部都在病床上,想想都覺得惡心。

    “趕緊滾下來。”葉星辰顯然被她已經磨的已經沒什么耐性了,沖她地吼道。

    秦安琪其實蹲在窗臺上,還是有些害怕的。

    如果不是被逼到這個份上,她才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如今葉星辰給了她臺階下,她哪兒還有耽擱的道理?手腳笨拙的從窗臺上下來了。

    見秦安琪終于下來,葉星辰目光不悅的盯著她,問:“我既然已經答應了不起訴你,那你剛剛說的兩百萬的私了費,什么時候到賬?”

    秦安琪道:“你放心,我馬上給我媽打電話,區區兩百萬而已,我不會賴賬的。”

    語閉,她借了高思云的電話,給她的媽媽吳英打了電話。

    接到電話的吳英簡直快被她這個女兒給氣炸了。

    本來是送她去訓練基地好好磨練磨練的,誰知她這個女兒到了訓練基地也不安分,竟然差點被人給起訴坐牢了。

    兩天前才問她要了一百萬的封口費,如今張口又問她要兩百萬的私了費……

    吳英想起自己女兒惹的這些事情,真是氣的腦仁都疼了,她打算第二天去一趟訓練基地,好好講這些爛攤子給收拾了。

    掛了電話后,秦安琪問蕭彥琛:“蕭教官,既然我跟葉星辰的事情已經私了了,那那個蔣新梅敲詐我的事情,要怎么辦?”

    那個蔣新梅可是獅子大開口呢,張口就問她要走了一百萬的封口費。

    可如今事情已經敗露了,她也跟葉星辰私了這件事情,那一百萬的封口費也就白給了。

    如今她又要給葉星辰兩百萬的私了費,一時間哪里拿的出這么多錢?所以她得將蔣新梅敲詐走的一百萬給要回來。

    蕭彥琛略帶鄙夷的瞥了一直站在門口不敢吭聲的蔣新梅,冷然道:“這個叫蔣新梅的涉嫌敲詐勒索,報警處理吧。”

    一聽要報警,蔣新梅腿一軟,頓時跌坐在了地上。

    等她回過神后,她哭著爬到周正兵的身邊,抱著他的褲腿淚流滿臉的祈求道。“周教官,我求求你不要報警,我求求你了…我不能坐牢,我不能坐牢啊…我馬上就把錢還給秦安琪,求求你們不要報警啊……”

    周正兵厭惡的將她的手甩開,冷艷睥睨。“敲詐勒索一百萬,屬于數額巨大。蔣新梅,你看著老老實實的樣子,沒想到膽子卻這么肥,連違法犯罪的事情也敢做。”

    蔣新梅哭的撕心裂肺。“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們再給我一次機會……”

    “犯了罪就要接受懲罰,早在敲詐秦安琪的時候你就應該想到會有這么一天。”說著,周正兵準備報警。

    高思云瞅了瞅外面的天色,說:“眼下天都已經黑了,山路又不好走,還是等明天吧。”

    周正兵點了點頭,正準備帶著蔣新梅離開,蔣新梅卻想效仿秦安琪,轉身就朝著窗戶奔去。

    葉星辰可是吃了秦安琪的虧,眼下哪里還給蔣新梅機會?

    還未等她跑到窗戶下,她便伸手將蔣新梅給攔住了,周正兵和高思云立刻上前將蔣新梅給控制住了。

    葉星辰眸色淡淡的看著在不停掙扎的蔣新梅,語氣寡淡涼薄。“同樣的失誤,我不會犯第二次。”

    剛剛她是沒有想到,秦安琪竟然會做出那種過激的舉動,所以根本就沒有防備,這才讓秦安琪有了個可乘之機。

    如今蔣新梅想要效仿秦安琪跳窗那一套,她是斷然不會再給她這個機會的。

    “蕭教官,我看蔣新梅的情緒也好像不太穩定,倒不如馬上報警,如果將她留在基地還不知道會鬧出什么事兒呢。”

    聽了高思云的話,蕭彥琛給了周正兵一個眼神的示意。

    周正兵也不再耽擱,立刻掏出手機報了警。

    警察很快就來將蔣新梅給帶走了,連帶著秦安琪也跟著一起去警局做了筆錄。

    今天晚上的一場鬧劇,就這么畫下了帷幕。

    經過秦安琪和蔣新梅這么一折騰,葉星辰腦殼皮都痛了。

    可她還是想搞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尤其是蔣新梅敲詐秦安琪一百萬的事情,她是剛剛才知道。

    而蕭彥琛見她一臉疲憊,想著她如今也正是需要靜養的時候,便道:“你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語閉,他便轉身離開了。

    第二天,葉星辰從蕭彥琛口中得知,是李怡雯無意中聽到秦安琪和蔣新梅之間的對話,然后迅速將事情匯報給了蕭彥琛。

    蕭彥琛這才以蔣新梅為切入口,將秦安琪‘借刀殺人’的事情給揭穿了,之后就發生了在她宿舍里秦安琪要跳窗的烏龍事。

    葉星辰本就與李怡雯走的還算近,如今聽聞是她揭穿了秦安琪和蔣新梅,心里對她更是多了份感激。

    “謝謝你,怡雯。”她朝李怡雯笑了笑。

    李怡雯也輕輕一笑,笑容有些靦腆。“我們之間是朋友嘛,說這些就太見外了。”

    葉星辰又道:“等訓練結束了,我請你吃飯。”

    “我們是朋友呀,別這么客氣。”

    朋友?

    雖然葉星辰心里對李怡雯是感激的,可她向來不輕易與誰交朋友。

    就連文萱敏和云之晴她們都是認識了一年多以后,對她倆徹底了解了,才逐漸成為死黨的。

    眼前這個李怡雯雖然看起來天真的很,可她并未打算輕易對她敞開心扉。

    自從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她交朋友就十分的謹慎。

    不過她卻沒有下李怡雯的面子,勾了勾唇角。“就這么說定了,等訓練結束了,我請你吃飯。”

    李怡雯又笑了笑,沒再說話。

    她知道,葉星辰之所以請她吃飯,是因為不想欠她的人情。

    換句話說,對方那是根本沒拿她當朋友呢。

    不過無所謂了,反正她也沒打算跟她做朋友,她之所以會舉報秦安琪和蔣新梅,那也不過是另有所圖罷了。

    秦安琪的媽媽吳英是中午抵達的訓練基地,在了解到秦安琪在訓練基地里的表現后,她真是恨鐵不成鋼。

    可總歸事情已經發生了,多加責備也是沒有用的。

    簽好了私了協議,又承若兩百萬的私了費會盡快到賬之后,吳英這才走了。

    走之前,吳英語重心長的說。“你這次鬧的事,我絕對是最后一次給你擦屁股。之后你要是再胡作非為惹出這種事端,我堅決不會再管你了。”

    “還有,如果你不想進秦家的大門,如果你不想嫁給豪門當闊太改寫自己的人生,那你就盡管作吧。

    說完,吳英怒氣沖沖的走了。

    兩百萬對秦家來說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可對她來說,還是一筆數目。

    她又不是秦全正兒八經迎娶的老婆,經濟狀況哪兒能正宮太太相提并論?

    雖然秦全對她還算可以,可秦全根本就不止她一個外室,她還跟其他幾人爭寵,所以這些錢也是來之不易的,總得給自己留一點兒吧?

    或許是吳英的警告起了效果,也或許是這次大出血讓秦安琪長了記性,這次的事情之后,她著實安分了一些日子。

    就算是她被罰打掃垃圾場和公共區域的女生廁所的衛生,她也沒有沒有什么怨言。

    每天訓練完了之后,就乖乖的去打掃衛生了。

    當然,其實秦安琪雖然嘴上沒說什么,心里還是很抗拒,并且覺得自己的面子給丟盡了。

    想她堂堂一個秦家出生的小姐,沒想到竟然淪落到掃垃圾場和廁所的地步。

    再者,她從前在學校可是稱王稱霸的,如今她這個女校霸竟然跑來掃這種又臟又臭的廁所和垃圾場……

    回首過往,再看看如今的自己,她心里豈能沒有怨言?

    可她有什么辦法?誰叫她做事不夠縝密,被人給抓住了把柄?

    若不是自己鬧了跳樓那么一出,依照葉星辰的個性,指不定早就將自己交給公安機關了。

    所以說,比起坐牢,打掃垃圾場和廁所又算的了什么啊?

    *

    這天晚上,蕭彥琛剛剛洗完澡出來,正拿著毛巾擦著自己滴著水珠的頭發,放在床上的手機響了。

    拿起手機一看,是自己的妹妹蕭伊晗打來的。

    其實這些天蕭伊晗每天都會給他打電話,可他一直忙著訓練基地的其他事情,一直沒空好好跟她聊聊。

    本來送葉星辰去醫院那天,他就打算給她打電話說說辛澤的情況。

    可隨后仔細的想了想,覺得還是等她打電話過來再說吧。

    他這個妹妹很多時候對待事情都是三分鐘的熱度,或許這次只比以往多了那么兩分呢?堅持了一個多月之后,突然就覺得那個男生也沒什么。

    可這些天蕭伊晗每天一通電話打過來,他就知道自己想錯了。

    他這個做事情向來只有三分鐘熱度的妹妹,這次估摸著是真的認真的了。

    心中喟嘆一聲,他十分無奈的劃下了接聽鍵。

    電話那端的蕭伊晗見是自己的大哥終于是接聽了自己的電話,心里那叫一個激動。

    手機里,立刻傳來了蕭伊晗清脆悅耳的聲音:“大哥,你總算是接我的電話了。你這些天都在忙什么啊,每次打電話給你你都給我掛掉。”

    蕭彥琛擦著頭發上的水珠,漫不經心的說。“自然是處理工作上的事情。”

    “你處理什么事情竟然連我的電話都不接?你知不知道這些天我每天都過的度日如年,茶飯不思,寢食難安啊?”蕭伊晗的語氣明顯帶著一絲抱怨。

    可不,這十幾天以來,她每天都在等著她大哥的消息,手機更是寸不離身的帶著,深怕錯過了他給自己的電話。

    可等了這么多天,她這大哥卻像是完全忘記了有那么一回事兒似得。

    非但沒有給她打過一個電話,就連她打電話過去他要么就是不接,要么就是直接掛斷,可將她給急壞了。

    今天他好不容易接聽了她的電話,她自然激動,當然也少不了一絲埋怨。

    蕭彥琛擦著頭上的水珠,漫不經心的道。“小小年紀,哪兒來那么多的茶飯不思,寢食難安?”

    “我畢竟是個陷入了愛河的人,你就不能體諒一下?”

    蕭彥琛:“……”

    蕭伊晗實在不想再浪費時間了,迫不及待的問:“大哥,那個人的信息,你到底有沒有打探到啊?這都半個月過去了,你怎么一點消息都不給我。”

    聽自己的妹妹連客套話都懶得跟他扯,直接切入主題,蕭彥琛一臉黑線。

    “這么久沒通電話,你難道不應該先問候一下我這個大哥嗎?”他問。

    蕭伊晗早就已經等的不耐煩了,現在哪里還有心情卻扯那些有的沒的?“哎呀大哥,你就別鬧了,快點告訴我他的信息。”

    “著急什么?”蕭彥琛問。“我交代你的事情你辦成了嗎?”

    “大哥,你說的這個事情得慢慢來,不能太過著急,否則只能適得其反的。”頓了頓,她又說。“咱媽性格那么強勢,決定了的事情也很難改變,很多時候是又強勢又固執,這一點你又不是不知道。”

    一聽她這么說,蕭彥琛眉目微微一擰。“這么說來,這件事情你辦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

    “也不是啦。”蕭伊晗說。“我二哥不是一直暗戀宋清語嗎,經過我的一番苦心勸導,他決定等宋清語回來后,對她展開追求。”

    蕭彥琛忍不住扶額。“就這?”

    “對啊,你想想看,二哥要是將宋清語追到手了,媽那里就完全不是問題了。”

    “媽那么喜歡宋清語,幾乎所有的事情都得詢問過她的意見。”

    “如果宋清語以后想要嫁給我二哥,依照咱媽對她的寵愛程度,肯定不會反對的,你說是不是?”

    蕭彥琛剛想說話,那邊蕭伊晗已經迫不及待了。“好了大哥,我已經匯報了我這里的情況,那現在還是請你把那個人的信息給我吧,你也不想看到你妹妹我得相思病吧?”

    蕭彥琛陷入了沉默,他可以想象,假如蕭伊晗知道了辛澤已經有了女朋友后,會是個什么樣的反應。

    半天沒有得到回應的蕭伊晗忍不住問。“怎么了哥,你是不是還沒有打探到他的情況呀?”

    默默喟嘆一聲,蕭彥琛道。“他的名字叫辛澤,蓉城政法大學大三的學生,國內PUBG職業電競選手,下個月即將去國外參加比賽,豆芽TV可以觀看到他們比賽的直播。”

    “他叫辛澤,好好聽到名字啊,跟他的人一樣,優雅迷人。”

    蕭彥琛:“……”

    “他竟然是蓉城政法大學的學生,肯定是個學霸。沒想到他長得那么好看,還是個學霸,想必追他的女生肯定很多。”

    蕭彥琛繼續:“……”

    “沒想到他不僅是個學霸,還是職業電競選手,他的游戲玩的一定很好。不然下個月也不會出國參加比賽,你說是吧?”

    蕭彥琛聽著自己的妹妹在電話那端一直不停的花癡著辛澤,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就算辛澤再好,那也是別人家的男朋友呀……他的傻妹妹喲。

    總算是花癡著消化了那部分信息后,蕭伊晗繼續急促道:“哥,你快點繼續說。”

    “說什么?”他要說的基本上已經說完了。

    “他的其他信息啊。”這些信息對她來說是肯定不夠的。

    蕭彥琛淡淡的回了句。“沒了。”

    “什么?這就沒了。”蕭伊晗顯然并不滿足。

    蕭彥琛沒好氣的反問了句。“這些還不夠嗎?”

    “我要他的微信啊,電話啊,家庭住址啊……”她想要直接跟他聯系,不想再忍受相思之苦了。

    可是她大哥給她的信息根本遠遠不夠啊,根本讓她沒法直接聯系到他。

    而蕭彥琛語氣生硬道:“微信沒有,電話也沒有,家庭住址更沒有。”

    “沒有就算了,等我去豆芽TV自己問去,先不說了,我掛了。”

    就在蕭伊晗準備掛電話的時候,蕭彥琛喊住她。“等等……”

    “又怎么了,我現在這里好忙的,先不跟你說了,掛了哈。”說完,蕭伊晗根本不給蕭彥琛說話的機會,直接將電話給掛斷了。

    蕭彥琛握著手機,滿滿的無奈。

    他這個妹妹就是這樣,說起風就是雨的。

    本來是想告訴她辛澤已經有女朋友的事情,可如今她將電話給掛斷了,本想回過去的,想想還是算了。

    她自己去發現真相也好,他實在不想從自己的口中說出辛澤已經有女朋友的話,他不想打擊他這個寶貝妹妹。

    他能夠想象得到,如果他這個妹妹得知辛澤已經有女朋友的話,她的反應會是什么樣的。

    所以……就這樣吧,既然她自己將電話給掛斷了,那一切順其自然吧。

    *

    且說這邊,蕭伊晗將電話掛斷之后,立刻下載了豆芽TV。

    可下載好了她才發現,這個直播平臺有太多太多的主播了,她根本不知道哪個是辛澤。

    一時間,她有些迷茫和懊惱,不知道要怎么樣才能找到辛澤。

    可她現在心慌的不行,想要馬上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的樣子,根本是一秒鐘都等不了的那種。

    于是,她又撥通了自己的大哥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她問那邊的蕭彥琛。“哥,辛澤的直播間是哪一個啊,我找了半天沒有找到。”

    “不知道。”就算知道也是不可能會告訴她的。

    “什么?”蕭伊晗驚喊一聲。“你竟然不知道?你都沒有問清楚嗎?直播間里的主播這么多,我要怎么找他啊……”

    “找不到就不找了,證明你們之間沒有緣分。”他巴不得蕭伊晗能夠趁早死心呢,如今找不到他的直播間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而蕭伊晗卻道。“根本不是我跟他沒有緣分,是你辦事不利好不好?”

    蕭彥琛:“……”

    “算了,我現在不跟你說了,我對你的辦事不利相當失望。”說完,又不給蕭彥琛說話的機會,電話掛的相當果斷。

    蕭彥琛看著已經被掛斷的電話,有片刻的錯愕。

    我對你的辦事不利相當失望……

    呵,這丫頭的膽子看來是越來越大了。

    頗為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他將手機放回到床上,繼續拿毛巾擦著頭發。

    另一邊,蕭伊晗掛斷手機后,從電話簿里找到了顧丞鋒的號碼,顯然是準備找顧丞鋒幫忙。

    而她之所以會想到找顧丞鋒幫忙,那因為顧丞鋒好像挺喜歡玩游戲的。

    好幾次聚會吃飯的時候,都見他捧著手機在那兒打打殺殺的。

    而她的兩個哥哥對游戲這方面根本就是門外漢,壓根兒就不懂。

    而且,顧丞鋒去年的時候好像還開發了一款直播平臺軟件,當時還請了她們一眾親朋好友吃飯慶祝呢。

    所以說,通過顧丞鋒,她肯定能夠找到辛澤的直播間。

    這么想著,蕭伊晗再沒有絲毫的由于,直接撥通了顧丞鋒的電話。

    而此刻的顧丞鋒呢,根本不知道蕭伊晗給他打來了電話,正帶著自己直播平臺的三個絕地求生的主播在玩游戲。

    且,他們已經一路殺進了決戰圈。

    游戲一開始是有一百個玩家的,現如今加上他們這個四個人的滿編隊,還剩下十四個人。

    這說明游戲里還存活的玩家,除了他們四個,還剩下十個。

    游戲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能不能殺掉其余的十個人成功吃雞,就看現在了。

    “右邊路對面的那個小廁所里有一個人,剛剛露了一下頭,應該只有一個人。”

    “不要輕舉妄動暴露我們的位置,他的位置沒有在安全區,等會兒毒圈一刷,他必須跑毒。”顧丞鋒將AWM這把傷害力最高的狙擊槍切了出來,瞄準了那個小廁所,十分淡定的說。

    AWM是這款游戲里最牛的神狙,它的傷害力在所有的槍里面是最高的,一槍就可以打爆其他槍打不爆的三級頭。

    這把槍在地圖的每一個房區根本是搜不到的,只能在飛機掉落的空投里才能撿到。

    而且不是每一個空投都有這把槍,所以能不能夠拿到這把狙,純屬運氣。

    當然,這把狙擊槍很考驗一個人的槍法,如果二十發子彈之內打不死人,那它立刻就會變成一把廢槍。

    因為空投也只配了二十發AWM專用的子彈,且它的子彈跟這把槍一樣,地圖的任何一個地方都是沒有的。

    所以一旦子彈打完,那這把槍就完全會變成一把廢槍,因為其他槍的子彈根本與它不兼用。

    顧丞鋒的人物角色此刻正趴在草叢里,裝有狙擊槍消音器和六倍鏡的AWM一直瞄準了小廁所的門。

    他看了看右下角刷圈的倒計時,蓄勢待發。

    十秒鐘之后,毒圈開始收縮,小廁所的門也被人從里面打開。

    里面的人還沒有來得及走出廁所,只露出了一個頭探探四周的情況。

    只聽悶悶的‘砰’了一聲,小廁所的人應聲倒地。

    右上角,立刻跳出了玩家的擊殺信息。

    顧丞鋒面前的電腦屏幕里,也跳出了第九個擊殺信息,這證明這把游戲,他已經殺了九個人。

    “鋒少的狙真的是牛的一匹啊。”隊伍里傳來隊友的夸贊。

    “這已經是第五個被他用AWM一槍爆頭擊殺的人吧?”

    “沒錯,鋒少的狙向來彈無虛發,在下實在佩服。”

    聽著隊友們的花式夸贊,顧丞鋒相當的淡定的丟出六個字:“基本操作而已。”

    “哈哈哈,說的也是。”

    解決掉了小廁所的人之后,他們又開始尋找其他存活的玩家。

    這新一輪的毒圈收縮完畢后,可供玩家的活動的區域也越來越小。

    他們目前所在的位置在新一輪安全區的邊緣,右側那個小廁所的人被解決掉了,后方也已經確定沒有了敵人,那么剩下的幾個人應該就在左前方或者是正前方山坡下的房區里。

    “75方向的草叢里躲了一個,我剛剛看到他動了一下。”

    “他身后的樹后還躲了一個,這兩人應該是一隊的。”

    “別著急,看我的。”說完,顧丞鋒找了個位置蹲下,狙擊槍瞄準了那個趴在了草叢里的人。

    那人以為自己的趴在草叢里別人就看不到他,正美滋滋的準備往前匍匐前進呢。

    誰知剛趴了兩下,就被顧丞鋒的AWM給一槍爆頭了。

    由于顧丞鋒這把狙擊槍是裝了消音器的,所以他們根本無法辨別敵人的方向。

    四處張望一下,他也沒有找到打他們的人在哪里。

    可眼下時間緊迫,樹下的那個人準備封煙救自己的隊友。

    在絕地求生的游戲里,如果是匹配隊友一起玩游戲,在隊友還存活的情況的下,自己如果被人打倒了,隊友是可以將自己救起來的。

    如果隊友都死完了,或者自己是玩的單排游戲,那么一旦自己被人對方擊倒,那就宣告自己這局游戲已經涼涼了。

    對方樹下那個隊友剛剛將煙霧彈掏出來還沒有來得及扔出去,顧丞鋒對著他的二級頭又是一槍AWM。

    右上角跳了擊殺信息,顧丞鋒的電腦屏幕也跳出擊殺十一人的畫面。

    “鋒少牛批。”

    “鋒少666。”

    “行了,別拍馬屁了,趕緊找人。”

    隊友A:“咱們這個山坡下的房區有一個滿編隊,我已經盯著他們很久了。”

    隊友B:“那剩下還有一只獨狼,不知道在哪兒狗著呢。”

    隊友C:“穩住,別慌,房區的人要跑毒,等毒圈刷新了再下手。”

    大約等了十幾秒后,毒圈開始刷新。

    在房區的人必須要從房子里出來,然后移動到山上的安全區內,不然就會被毒死。

    他們一隊四個人,先后從房子里跳窗出來。

    正當他們朝著山上移動的時候,顧丞鋒他們開始舉槍掃射。

    因對方的地勢太低,加上背后又在毒圈在追趕,所以在與顧丞鋒他們對決的時候,他們幾乎毫無還擊之力。

    雖然他們擊倒了顧丞鋒這個隊的一名隊員,但是他們很快還是被顧丞鋒他們給滅隊了。

    隊友B被隊友A很快拉了起來,如此一來,勝負已分,因為他們四個人只需要將最后一名獨狼找出來擊殺掉,便能吃雞。

    四個人開始在這小小的安全區搜索著,很快便將最后一個躲在半人高的草叢里的敵人給找到了,并且成功擊殺。

    看到屏幕上跳出的‘大吉大利,恭喜吃雞’的字樣,顧丞鋒說了句:“哎,又吃雞了,沒意思。”

    語閉,他將耳機摘下放到電腦桌上,然后拿起了手機。

    這一看才發現,蕭伊晗竟然給他打了二十幾個電話,完全就是半分鐘一個電話的節奏。

    想著往日里他一次沒接她的電話她都氣的跳腳,今天她給自己打了二十幾個電話,這……

    顧丞鋒不敢再想下去了,打算立刻給她回個電話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蕭伊晗的電話又打進來了,顧丞鋒立刻劃鍵接聽。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