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盛寵之佛醫神妃 > 正文 074.忽悠!
    看著層層疊疊的峰云,水晏師片刻的失神。

    直到身后傳來微淺的腳步聲。

    “二師兄。”

    她回首相望。

    玄機目光深幽,在她的身上掃過一遍后開口:“師父讓我同你入世。”

    “呃?”

    這倒讓她很意外。

    不道老和尚在想什么呢?

    佛門之人入世代表著什么,難道他不知道嗎?

    他就不怕佛門卷入那些權斗中?

    玄機也很不理解不道到底想要什么,既然是師命,他唯有遵從。

    “盛疆的人在這里逗留太久,于我天宗寺不利,師父讓我將他們交給你處置。”

    “他們還在?”

    水晏師更意外了!

    玄機沒理水晏師的大驚小怪,帶著她往后峰最深處走去。

    在一處長長的石牢式的地下通道,水晏師看到了被關押著的盛疆眾人。

    水晏師在心里面震驚不已,她真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這種地方,這可是天宗寺!

    看到鎮守在這里的武僧,水晏師在心里面一嘆,她對天宗寺的了解還是不夠啊。

    她現在想,當初不道和尚收自己,是不是有著什么別的目的。

    “水晏師。”

    盤膝坐在枯草上的俊美少年抬了抬眉,目光鎖定跟在玄機身后的水晏師。

    水晏師坦坦然的走到燕京墨面前,“墨七皇子,別來無恙。”

    困境之下,燕京墨還能保持著干凈和鎮定,很是難得。

    也足見,此人的心性之堅忍。

    與這樣的人為敵,絕對不好對付。

    “我在此等候了多時,”燕京墨慢慢的站了起身,曲指彈了彈錦衣上的灰塵,一雙冷眸盯住水晏師,忽而一笑:“是我錯估了你。”

    水晏師沒理會對方說什么,而是道:“我來,是送你們出去的,天宗寺內,沒有你們要找的東西。就算有,也被赤金國的狼王奪了去。就在一個月前,赤金狼王闖進了天宗寺,燒了我們天宗寺一座寶殿,毀掉了數萬本經書。這其中,就有你們要找的東西。”

    此話一落,莫說是燕京墨了,就是玄機也看了過來。

    玄機的目光暗了暗。

    燕京墨愣過后就是哈哈一笑,“你覺得這話我會信?”

    “信不信,你燕京墨也是天宗寺的階下囚。”

    “……”燕京墨被噎了一下。

    水晏師不知從哪里弄出了一個小瓶子,倒出好幾粒藥丸,說:“你們服下這些,就可以離開了。”

    燕京墨眉頭大皺。

    盛疆的其他人聽了這話,頓時大怒。

    指著水晏師就怒吼,“卑鄙無恥,想讓我們服毒!”

    “你們這是普度眾生的和尚,根本就是歹毒無恥之徒!”

    “殿下,我們不必屈服這些臭禿驢!”

    “只要我們不出去,盛疆必然會大軍入侵天耀,將我等救出去。”

    聽著這一聲聲叫囂,水晏師只覺得好笑,“阿彌陀佛,我沒說這是毒藥。大丈夫能屈能伸,不過是讓你們服用些良藥,就叫囂個沒完。”

    叫囂聲停了。

    燕京墨狐疑的看著水晏師。

    水晏師就笑了:“盛疆向來以毒聞名,難道七皇子還怕我一個和尚誆不成?我們出家人,不打誑語,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被水晏師一說,大家倒是反應了過來。

    對啊。

    他們盛疆可是以毒聞名,怎會怕區區天宗寺下毒。

    他們就是使毒的祖宗,根本就不需要懼一個女和尚。

    可是……為什么看著這慈悲笑容,心里邊有些不安?

    “這些只是贈送給佛寺信徒的好藥,墨七皇子不會連這東西也不敢接吧?還是你們對自己的毒術沒有信心?”水晏師笑得一臉無害的將手里的藥丸送上。

    燕京墨饒有興趣的拿過一粒,笑了:“即便是毒藥,我也愿意服下。”

    看水晏師的眼神,變得異味深長。

    水晏師看著他吞咽下去,笑容更加的慈悲了。

    “殿下!”

    其他人嚇得冷汗直淌。

    等了一會兒,沒見燕京墨有異樣,再次狐疑的看了水晏師一眼。

    難道真的只是普通良藥丸?

    水晏師目光一轉,“你們殿下犧牲自己以身試藥,你們這些做屬下的,可不能令你們的殿下寒心啊。”

    話一出,所有人不禁打了一個寒噤!

    這下沒有人猶豫,拿過水晏師遞來的東西,入口即化,藥材成份,確實是一般的良藥,只對身體有益無害。

    他們大部分都是使毒的高手,對藥材自然是十分了解。

    這一咽下去,就都清楚了。

    可是。

    水晏師這一舉動,會不會太奇怪了。

    玄機站在旁則,一言不發的看著水晏師戲耍盛疆眾人。

    是的。

    在別人的眼中,水晏師就是在戲耍別人。

    燕京墨懶洋洋的微瞇著眼,慢聲道:“秋狝之時,你連遇幾險都毫發無損,我對你很好奇!”

    不用他說明,光是看他閃著詭光的眼眸就知道了。

    水晏師未回答他的話,而是轉身對玄機說:“二師兄,既然他們交給我處置,那就安排到明日。”

    玄機淡淡點頭,沒意見。

    盛疆的那些人一聽,臉又變了。

    看燕京墨用極度感興趣又玩味的目光盯著水晏師,一副根本就不在乎的作派,盛疆的人才歇住了。

    只能憤恨的盯著水晏師。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