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豪門霸寵:我的老婆是天師 > 正文 第五十七話 怪七物
    第五十七話怪物

    韓淑慧,也就是鐘煜的母親,聽到鐘老的話,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兒子,“是關于阿煜的?”

    “嗯嗯,”鐘老放下茶杯,“剛才老季說阿煜的轉機已經出現了,如果挺過這一劫,阿煜就可以長命百歲了。”

    說到最后,鐘老也有些激動。

    聞言,不僅是韓淑慧,包廂里其他人的目光也集中到了鐘老和鐘煜的身上,一個個看起來都有些激動。

    韓淑慧更是抓著鐘老的胳膊,“你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是這么說的?”

    不怪韓淑慧這么激動,鐘煜是韓淑慧最喜歡的孫子,也是最讓他驕傲的孫子,只是每每想到鐘煜的病,她就感到心痛,她年紀也不小了,卻還是害怕白發人送黑發人。

    現在猛然看到希望,如何能不激動?

    “是啊,爸,季歸塵真的那么說?他有沒有說阿煜的轉機在哪里?我們要怎么做?”鐘煜的父親也跟著問道。

    “季小子只說了這么一句,其他的,他也不能多透露,他讓我們順其自然,你們也聽著,不要做其他的事情。”鐘老給老伴順了順氣,轉頭對鐘煜父親叮囑道。

    “爸,您別擔心,既然季大師這么說了,那我們就這么做,不會做別的事情的。”鐘煜的母親按住鐘煜地父親,輕聲說道。

    其他人也跟著保證,鐘老這才滿意,目光放到鐘煜身上,眼里的喜悅完全抑制不住。

    相較而言,鐘煜應該算是在場所有人里最鎮定的一個,雖然他也同樣激動,但他已經習慣了控制情緒,反而沒有表現出來。

    ……

    江遠帶著季歸塵三人到了他訂的包間,四人坐下后,季顏立刻纏著季歸塵問問題。

    “師傅,您剛才說的鐘煜的轉機是怎么回事?我從他面相上沒看出來啊。”季顏剛才可是聽到季歸塵和鐘老的對話了,好奇地問道。

    “你啊,”季歸塵點了點季顏的額頭,“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你們兩個是天生一對,他命格太貴重,生在這太平盛世不合適,所以才活不過三十,但你不是可以從他身上得到紫氣嗎?你們兩個可以做到氣運共享,你可以化解掉他的命格,他自然就會無事。”

    季顏聽的一愣,沒想到鐘煜的轉機竟然在她身上。

    “師傅,什么天生一對?顏顏還小,可不能談戀愛。”妹控江遠頂著自家師傅的壓力,皺眉說道。

    “對啊,師傅,我們顏顏這么好,當然要多留幾年,不能隨便被人拐跑了。”連澤跟著附和道。

    “那當然,我季歸塵的徒弟,自然不是誰都能拐跑的,反正距離那小子三十歲還有七年呢,不著急。”季歸塵這次倒是沒有批評兩個徒弟,而是笑瞇瞇地應和道。

    饒是季顏臉皮厚,也因為三人的話有些害羞,眼珠子轉了轉,跟季歸塵提起了自己到帝都這么長時間的經歷。

    “靈異小組那幾個小伙子人還不錯,而且畢竟有國家做后盾,可以待著,至于你說的那個惡鬼……”季歸塵皺了皺眉,顯然對惡鬼有些厭惡,“此事還真是不好找,但對方應該不弱,你要小心一些。”

    “我會的,師傅,對了,我還答應了和宋家合作研究陣圖。”季顏點點頭,又提到了宋家。

    “四家族里面,宋家和蘇家還可以,其他兩家倒不怎么樣,你要提防一些。不過也不用太擔心,你是我季歸塵的徒弟,他們要是敢欺負你,為師饒不了他們。”季歸塵摸了摸季顏的頭,給他當靠山。

    季顏點了點頭,滿臉崇拜地看著自家師傅。

    師徒四人這些年也難聚在一起,這次在一起吃飯,都很是開心,連澤和季歸塵還都喝了點酒,不過他們的酒量都不錯,走的時候也只是微醺,并不影響什么。

    季顏跟著季歸塵回了江遠的住處,她第二天早上的課在十點,時間完全來得及。

    ……

    凌晨一點,帝都仍舊繁華,街道上的行人倒是少了很多。

    五一街,一條老街,位于帝都西郊,這邊可以說是帝都的貧民窟,來帝都打工的很多人都租住在這邊。

    帝都的房價高,租金也高,所以很多人選擇租在五一街這附近。

    王葉美今天加班時間長,這個點才從公司回到這里,她最近接了個大案子,若是做得好,她應該能拿到不少提成,工資也會漲一漲,很快就能搬離五一街。

    小心看著腳下的路,王葉美心里想著案子的事,嘴角忍不住露出一個笑容。

    不遠處的路燈不知道出了什么故障,忽然熄滅了,王葉美皺了皺眉,低罵了一聲,不得不拿出手機照路。

    她剛抬起頭,就發現自己面前出現了一張臉,兩人鼻尖對鼻尖,四目相對,她發現對方的眼睛里原本是眼珠的地方空無一物,全部都是眼白,臉上更是一片斑駁,就像是掉了皮的墻面一樣。

    “啊!”短促的尖叫聲從王葉美嘴里發出。

    面前的怪物忽然咧嘴一笑,露出鋸齒般的牙齒,緊接著,王葉美胸口的地方傳來一陣劇痛,她低頭,就發現怪物的手刺進了她的胸口,在她的注視下,一點一點地抽出。

    “滴答,滴答。”

    血液落到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王葉美眼睜睜看著怪物挖出了她的心臟,胸膛的地方變得光禿禿的,血液染紅了她的白襯衣。

    她的嘴巴動了動,卻什么也說不出來。

    她感覺自己的眼前開始發黑,視線開始變得模糊,呼吸也開始變得困難。

    “噗通。”

    王葉美的身體,倒在了地上。

    ……

    第二天一早,季顏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有起床氣的她差點沒把手機扔出去,在看到屏幕上顯示的名字后,她勉強清醒了一些,接了電話。

    “季顏,那個怪物又出手了,同樣是年輕女性,心臟被挖走,而且是在對方有意識的時候,監控什么都沒拍到,現場也沒有任何線索。”韓浩的聲音從聽筒里傳來,有些失真,卻一下子讓季顏清醒了過來。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