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盛寵之醫路榮華 > 正文 第二二十三章:好戲,即將上演
    “父親,你下次若是還要離開這么久,我就做男兒打扮,和兄長一起跟著你,說什么都不讓你撇下我。”是蘇傾楣的聲音,軟軟糯糯的,滿是小女兒的嬌情。

    “老爺,你聽聽,你聽聽,這丫頭都要被你寵的沒形了。”

    蘇克明聽了蕭燕的話,并未責怪蘇傾楣,反而大笑出聲,笑聲爽朗又愉悅,頗為自豪道:“我的媚兒,就是與眾不同。”

    ……

    福壽院屋內,歡聲笑語,就是在院中,都能聽得到。

    桂嬤嬤看了眼身前停下腳步的蘇梁淺,面露擔憂,既心疼又氣憤,卻不知道怎么安慰。

    “小姐。”

    她低低的喚了聲,還沒說話,蘇梁淺已經再次邁開了腳步,朝正屋走去。

    “大小姐的確與眾不同,京中的夫人說起,皆是贊不絕口,等將來及笄了,上門求親的,非把蘇府的門檻都踏破了不可,就是不知道哪家的少年郎,能娶到這樣漂亮聰慧又善良賢惠的姑娘了!”

    屋子里,蘇母坐在正中的位置,剛回來的蘇克明坐在她的左手邊,他的身側,蘇傾楣就近坐著,父女兩有七分相似的臉上,都是笑意。

    和自己去云州的時候比起來,蘇克明稍稍胖了些,不過他年輕時偏瘦,現在這樣看著剛剛好,蘇克明是出了名的長得好,保養的也好,三十歲出頭的男人,成熟儒雅,再加上家庭事業順風順水,滿面紅光,意氣風發的。

    此刻的蘇傾楣,一改在外人面前如活菩薩般高高在上的清冷端莊,就像個沒長大的孩子,蘇克明對她也是慈父的寵愛。

    蘇府的幾個女兒,蘇傾楣最得寵,不單單蕭燕將她們幾個視為蘇傾楣的踏腳石,蘇克明也是一樣,當然,這也正常,就蘇傾楣的這番姿態,蘇家的其他女兒,都做不出來。

    除了蘇傾楣,蘇家的其他幾個女兒也來了,包括蘇涵月,也不知是徐嬤嬤手下留情還是她恢復的好,她臉上倒是看不出什么,還有府里的姨娘,也都到了,蕭燕和剛回來的蘇澤愷都在。

    蘇家有六個姨娘,蕭燕以前是大姨娘,她被扶正后,大姨娘的位置便空置了,四姨娘幾年前難產死了,孩子也沒保住,六姨娘進蘇家的門已經滿一年了,六姨娘樣貌并不出眾,出身也不高,是個農女,皮膚有些黑,字也不識幾個,但入府后,卻獨得蘇克明寵愛,但是很快,她就要倒大霉了。

    蕭燕領著幾個姨娘,蘇澤愷和其他幾個小姐,分坐在兩側。

    蘇母的右手邊,還坐著個人,和蘇母年紀差不多,頭發盤著,剛剛附和蘇克明,夸贊蘇傾楣的話,正是出自她的口。

    這個人,蘇梁淺也認識,是云水間一個極負盛名的繡娘,大家稱呼她為柔娘,和蘇母是同鄉,是個極好的人。

    見到柔娘,蘇梁淺已經大概猜到了蘇母將自己叫來的意圖,對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心中也有幾分了然。

    云水間是京城最出名的一家繡坊,里面的不少繡娘,都是從宮中出來的,繡藝精湛,還有針對特殊需求的獨家定制,當然,其最出眾的還是設計。

    云水間的衣裳,都極美,每次出新款,必會在京中貴族少女圈中掀起一陣熱潮,所以,不少女子都以能穿云水間的衣裳為榮。

    除了衣服,云水間同時還是一家胭脂首飾鋪,總之,女子喜歡的東西,都能在里面找的到。

    基于此,云水間的東西,也是出了名的貴,一般人根本消費不起,云水間的這種繡娘,接觸的也都是京中的勛貴夫人小姐,消息也是靈通,不然,隨隨便便一個同鄉,蘇母可不會讓她在自己身邊坐著。

    蘇梁淺并不怎么愛打扮,她在京中待的時間也不長,之所以知道這些,還是因為夜傅銘。

    夜傅銘野心勃勃,那個位置,是要銀錢支撐的,云水間日進斗金,比妓院賭坊還賺錢,夜傅銘當時就相中了云水間,想要讓其為他所用,但始終沒查到幕后老板。

    屋子里的談天說笑聲,戛然而止。

    她們看著蘇梁淺,或真誠或敷衍的笑,也在臉上消失,蘇涵月更是拿眼瞪她,表情憤慨,極度不爽。

    蘇梁淺無視眾人的異樣,走向蘇母還有蘇克明,服了服身,“見過祖母,父親,夫人。”

    蕭燕見蘇梁淺當著外人的面,還是稱呼自己夫人,臉色微沉,蘇母她是不指望了,遂看向蘇克明,蘇克明正打量著蘇梁淺,根本就沒看她,也不知是沒注意,還是和蘇母一樣刻意忽略了,并沒有替她說話。

    “這位是——”柔娘指著蘇梁淺,面色困惑。

    蘇傾楣反應過來,起身對著蘇梁淺服了服身,恭敬道:“大姐姐。”禮數周到。

    蘇母這才解釋,“我的大孫女,她一直都在云州長大,才回來不久,這次麻煩你特意過來,就是想讓你給量量尺寸,看看能不能趕制兩身新衣裳出來,還有明年的春衣,就做六套吧,圖個彩頭,聽說你和制首飾的張師傅相熟,讓她給我大孫女打兩套頭面出來。”

    蘇母和柔娘說完,又看向蘇梁淺解釋道:“這是柔姨,是云水間最出色的繡娘,云水間是京城最貴的制衣鋪,一身春衣都要好幾百兩銀子呢,這些,你幾個妹妹都沒有。”

    蘇母這話,本意是想向蘇梁淺強調對她的重視,為接下來說的事做鋪墊,在落在不知情的外人耳里,就有些小家子氣了,當然,也給她拉了不少仇恨,屋子里的那些女人,看她的眼神,都燃上火了,尤其是蘇涵月,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謝謝祖母。”蘇梁淺也不客氣。

    這些,都是她該得的,她母親那么豐厚的嫁妝,鋪面的收入就不止萬兩,這些年,全進了蕭燕的腰包,蘇家的府庫,她得早點要回來。

    而且,她的這些妹妹們,衣服早裁好了,再過幾日都送上門了,若非王家老夫人突然要見她,她還不知道能不能穿上新衣呢。

    “麻煩柔姨了。”

    蘇梁淺又向柔娘服了服身,她的舉止端莊,聲音淺淺柔柔的,抬頭時,見柔娘看她,靦腆的笑了笑,將一個初進京城的姑娘的內向,害羞,還有膽怯發揮的淋漓盡致,就像只純良的小白兔,特別招人疼,讓柔娘少了幾分因蘇母的話產生的不滿。

    柔娘看著蘇梁淺的眼神藏著慈愛,“這孩子,真招人稀罕,我親自給她量尺寸。”

    云水間有專門上門量尺寸的師傅,像柔娘這樣級別的繡娘親自測量,這也算是殊榮。

    柔娘說著,起身從衣服拿出卷尺,很快給蘇梁淺量好尺寸,她一一記下,隨后看著蘇母道:“我會讓和我相熟的幾個師傅趕工,讓蘇大小姐在年前能穿上我們云水間的新衣裳,老夫人,那我就先回去了。”

    這一聲蘇大小姐,讓蘇傾楣的臉色,也不由的變了變。

    有柔娘在,蘇母很多話都不好說,她主動離開,蘇母自是不會挽留,讓人送她離開。

    蘇梁淺目送著柔娘離開,勾了勾嘴角。

    好戲,要開始了。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