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設計部的小鋼炮 > 正文 章第十九章 我要辭職
    葉朝繁說完便停下,靜息等待,看每個人的神色,尤其是陳簡之的。

    陳簡之望著那提案看了會兒。“下一個。”

    下一個是壓軸的唐堔。

    唐堔抱歉的講:“陳總,我實在是沒想法了。今兒個都是年輕人自己想的,可惜林總不在。陳總,要不你選一選?”

    他這話圓滑又不招人恨,一看就是老油條了。

    陳簡之看向葉朝繁。“我是問她。”

    葉朝繁一驚,連忙把自己的手稿遞給他。

    手稿是她那個跑掉的小尾巴,想法還不夠成熟,算是拿來湊數的。

    陳簡之隨意翻了幾頁,直接把它撕了。

    嘶嘶的紙張破裂聲讓所有人都凜然,大氣也不敢出。

    葉朝繁臉上毫無血色,眼睛直定定望著那被他撕成數片的紙。

    陳簡之把碎紙扔進垃圾桶,對他們講:“今天的提案通通不行,再想。”

    這平靜的一句話輕松宣告所有人的努力付之東流。

    大家不甘、遺憾,最后都熙熙攘攘收拾本子陸續離席。

    葉朝繁坐著沒動,她滿腦子都是陳簡之撒掉她手稿的事。那動作一次次在她腦海回放,像甩在她臉上的耳光,疼得讓人想哭。

    陳簡之根本不用罵,也不用大發雷霆,他有的是方法讓你哭。

    永柳他們這些同事和葉朝繁還不是很熟,加上都是男人,就想著這小姑娘可能會不舒服,其它也沒往深處想。畢竟他們在這里做這么久,對陳簡之有一定了解,覺得也不是什么大事,便都走了。

    唐堔畢竟年紀大些,他等小組的人走掉就講:“你想法挺新穎的,剛這事別放在心上。也別太難過,回去好好工作吧。”多單純無辜的孩子,她要走了,陳簡之就得拿他來以儆效尤了。

    葉朝繁高仰著腦袋點頭。“謝謝唐總。”

    唐堔嘆了口氣,也走了。

    現在會議室沒有其他人了,葉朝繁也沒哭。她眨了眨眼睛,把酸楚和濕意一并忍住,吸吸鼻子去垃圾桶把手稿撿回來。

    她不干了!

    這個陳簡之是首席創意官又怎么樣,他就是個不懂設計不懂什么是藝術的傻逼,他怎么可以撕她的手稿!

    就算她創意不行,這手稿也是她一筆筆畫出來的,你可以不喜歡它,但沒必要侮辱它。

    葉朝繁仿佛又回到很久以前。她精心繪制的畫被同學要去,開始以為是他們喜歡,非常開心的贈送給他們,可沒多久她便在地上、垃圾桶、廁所看到它們身影。當時她一個一個垃圾找,把送出去的畫找回來。但可惜,還有許多被他們扯破撕碎,她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

    那件事后她變得孤僻,不和任何人玩,以至于她常常被人欺負。那時葉朝繁就明白一個道理,別人打你你一定要打回去,這不僅是悍衛自己的尊嚴,還有你想要守護的東西。

    葉朝繁的固執常人無法理解。老師說這是優點也是致命缺點,養父養母說她會很辛苦,朋友說她在職場會很艱難。可她就像個倔強的小孩,即使混身是傷不被大家認可,她也會抱著自己想要保護的東西在風雨中一直前行。

    以前是畫畫,后面變成葉纓。

    葉朝繁知道自己的缺點是什么,她在一點點的改,因為她得賺錢養自己和妹妹。她以為自己已經將底線藏到最深處,可陳簡之還是輕易找到,并將它踩在腳下。

    葉朝繁沒有哭,因為她的心在淌血。她想她總有一天會因此死亡。

    可那又能怎樣呢?

    葉朝繁回到工位里,想把畫拼起來,但陳簡之撕的太碎,即使她拼起來也看不清原貌。

    “嗨,你在干嘛呢?”鄭婉婷神出鬼沒的出現,看拿膠布粘紙的葉朝繁。“這是什么東西啊?太碎了,拼起來也沒什么用了吧?”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我要記住它。”

    “它很重要?”

    葉朝繁眼神堅定。“很重要。”

    “好吧。我是不懂你們這些設計師的想法啦。”鄭婉婷八卦的問:“葉助,你們接下來是不是要加班到很晚?我看永柳他們都一幅苦瓜像,是不是會議不順利?”

    “不知道。”

    “啊?”

    葉朝繁抬頭看她。“我要辭職!”

    鄭婉婷嚇得四處看,見沒人就比手勢讓她小聲點。“葉助,好好的你怎么想辭職啊?這事情可不能隨便亂說,被其他人聽去就不好了。”

    “就是想辭職,沒有原因。”

    鄭婉婷急起來。“什么原因你跟我說說,能解決的我一定幫你解決。”

    “沒有原因。”

    “咋能沒有原因呢?”

    “就是這樣,我已經決定了。”葉朝繁說完又繼續粘膠帶。

    鄭婉婷焦急的講:“葉助,這事你先別跟其他人說,也千萬別讓陳總知道,我去讓廖總來跟你說。”

    葉朝繁無所謂,反正她去意已決。

    后面人事總監廖煜鈴來找她單獨談話,內容還是差多,希望她能留下來。

    葉朝繁不用再考慮,無論她如何說都是一個堅決的答案。

    這不是提案失敗的原因,純粹是路不同不相為謀。

    葉朝繁的固執在這件事上充分體現,廖煜鈴這個金牌級HR也沒能說動她,甚至是讓她打開心扉。

    廖煜鈴最后講:“繁繁,你現在已經是正式員工了,按正常流程你還要干一個月才能走。這樣吧,十天后你如果還想走就來找我,我馬上為你辦離職,但如果你沒來找我,我就當這件事沒發生,你看可以嗎?”

    事情說到這里,葉朝繁總算有些松動。

    她簽了合同,就要按合同辦事。

    葉朝繁想了許久,向廖煜鈴點頭。“可以。”做十天好過做一個月。

    廖煜鈴溫和的笑了。“那你再考慮考慮,好好想想。我呢也先不把這事告訴陳總。”

    “……好。”

    這事廖煜鈴跟葉朝繁是這么說,可她轉頭就去找陳簡之聊天,問他發生什么事了。

    陳簡之聽到這事也不是很意外。“她要走就讓她走吧。”

    老板都放人了,廖煜鈴也不再多說。一個小助理,再招就是,這對AKM來說小事一樁。

    “廖總。”陳簡之叫住要走的廖煜鈴。“人是宋總那里要來的,記跟他打聲招呼。”

    “好的陳總。”
广东快乐十分中开奖结束